赚钱点子

設為首頁 | 收藏本頁

當前位置:首頁 > 鷹眼 >

從30萬到5萬,強莊子村人均資源補償費縮水而整體環境堪憂

本刊記者  佟威  薛京
 
       6月初,河北遵化市小廠鄉強莊子村的七百多位村民,每人領到了鐵礦石資源補償費5萬元,但村民們并不開心,因為2009年時,每個人或可以拿到30萬元。時隔10年,村民最終到手的錢大幅縮水。
 
       “2009年,唐山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賈某想承包強莊子鐵礦,賈某承諾給每位村民補償費30萬,該公司當時已向小廠鄉政府交納了一千萬元押金,合同也已簽署,誰知政府又反悔了。”6月18日,曾經當了強莊子村近三十年村支書的強自亮告訴《法律與生活》記者,“資源是有限的,人的貪欲卻沒有盡頭。這些年,由于非法盜采,我們祖祖輩輩賴以生存的環境被破壞了,錢,能彌補嗎?”

      預期30萬,實際給了5萬
 
       據強自亮介紹,1958年,遵化市(原遵化縣)在強莊子村下游建了一座水庫,占了強莊子村400多畝土地,各種果樹5萬余棵,村民沒有得到任何補償,改革開放前靠統銷糧維持生計。
 
       20世紀80年代中期,河北省礦產管理部門探明,包括強莊子村在內的方圓數公里地域內蘊藏著豐富的鐵礦資源。“強莊子村是一座鐵礦”的消息,就像長了翅膀,讓生活在底層的村民一下子有了飛翔的感覺。
 
       “1987年,政府為我們解決生活出路,給我們辦理了集體采礦證。”強自亮說。
 
       于是,強莊子鐵礦由以時任村支書強自亮為首的村委會統一管理,沒有進行大規模開采,沒有破壞農田和山上的栗子樹,對水庫也沒有造成污染。
 
       “當時我們想的是,不能只顧眼前利益,要給子孫后代留財富,要讓村子青山常在,綠水長流。”強自亮表示,當年鐵礦石價格便宜,加上村里的采礦規模很小,鐵礦石帶來的收益只能用來給大家發些米、面、油,生活水準并未因此得到根本改觀。
 
        1999年,已過知天命之年的強自亮卸任了村支書。自2000年始,國內鋼鐵消費量持續數年保持每年兩位數以上的高增長,對鐵礦石的需求量因此猛增。
 
       “鐵礦開始賺錢了,圍繞鐵礦的一些事情也開始出現改變。”強自亮告訴記者,“2002年,村里開始把鐵礦承包給個人開采,村里的集體采礦證變成了個人采礦證。”
 
       村民們原本以為,鐵礦承包給個人后,大家就不用操心采礦的事了,然而,令夢想靠鐵礦致富的村民始料未及的是,豐富的礦藏不僅沒給他們帶來富裕的生活,他們一直小心翼翼世代守護著的綠水青山,卻從此遭到了恣意破壞。
 
        鐵礦沒有為村民帶來財富,環境卻遭到了破壞
 
        2003年,強自亮的侄子強某雙開始擔任村支書一職。
 
       “強某雙一上來,就壟斷了村務,村里的財務就沒公開過。”強自亮說,原本林地、河灘都屬于集體所有,現在都變成了強某雙的個人財物了,想怎樣就怎樣。“2006年,遵化市審計局曾經審計過強莊子村的財務狀況,但是審計結果一直沒被公示。”
 
       與此對應的是,山體的改變卻無需公示,一切昭然在眼前:露天礦逐漸開采到了山頂,原本樹木掩映的山體,漸漸褪去了綠色植被,變成了荒山禿嶺。據強自亮介紹,當年祖先留下的千余棵栗子樹被砍伐一空,開墾的200畝農田被毀,整個村莊變成了飛塵蔽日的大工地和堆滿碎石泥砂的垃圾場。
 
(山體已被挖礦機挖的滿目瘡痍 強自亮供圖)
 
       強自亮痛心地說,1958年建成的水庫,一直用于汛期泄洪和農田灌溉,曾是村子的一道靚麗風景,“如今,水庫已基本被采礦時產生的廢料填埋上了。” 
 
       “因為空氣污染和破壞植被,國家現在不允許私自開采礦山了,不過強某雙有辦法。”強自亮表示,“他們每天數百輛汽車往外拉石頭,但只要上級一來檢查,他們就停工停產,為掩蓋飛揚的塵土,就提前開著灑水車灑上水,待上級部門過來檢查時,看到的自然都是假象。”
 
       一直到2009年底,在鐵礦石的價格一路上漲的進程中,強莊子村鐵礦的原承包方到期。“全體黨員、村民代表、兩委班子、原采礦主共同研究了新的承包方案,方案中,就包括給每位村民30萬元的補償。”強自亮說。
 
       賈某和村里簽訂了荒山治理協議,按照協議,小廠鄉政府代村里收了一千萬元的押金。
 
       但是,由于各種因素,近十年來,賈某始終未能取得采礦權。“村民們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于這個月月初,每人領取了5萬元的資源補償費。”強自亮表示,“這筆錢是強某雙和現在的鐵礦承包方商量的金額,強某雙也是承包方之一。”
 
      形同虛設的“村務公開欄”
 
       “每個人發了5萬元,但具體都發給了誰,一共發給多少人,都有哪些人領了這筆錢,根本沒有明細表,沒有公示。”強自亮說。
 
       2019年1月10日,強某雙曾告訴本刊記者,村務“每年6月到9月都進行公開”(詳見http://www.rzmhfn.live/html/2019/dujia_0125/40559.html)。“沒人看到。”強自亮指出,村里有一個公示欄,已經存在了很多年,主題就叫“村務公開欄”,貼有各種名目的表格,但這些表格大部分都只有名稱,沒有細節。個別的表格上有內容,但內容也很陳舊了。”
 
(左為強莊子村的公示欄,右為其中一頁)
 
       記者看到,在標示著“本年度工作目標”“宅基地審批情況”“村集體項目建設情況”等主題的表格上,都是空白。而“財務收支明細表”上的日期,是3月10日。
 
       “公告的內容有時候也有,但只是籠統的內容,比如說這個月月初每人發了5萬,但沒有領取這筆錢的人名。人口是個虛數,錢是個實數啊。”強自亮強調。
 
       6月19日,針對記者希望了解的有關審計的情況,小廠鄉政府回復稱,2006年5月(遵化)市農牧局審計科提取該村賬目進行審計并出具了審計報告,因審計只針對村集體審計,不針對個人及第三方,審計報告的全部內容只向部分村民進行了宣讀。
 
        而對于村民們反映的村務不公開的現象,小廠鄉政府回應稱:農經站在發現強莊子村村務公開存在不及時現象后,立即對該村負責人及會計進行了嚴肅批評教育。現強莊子村村務依照農村財經制度管理辦法嚴格執行公開制度。
 
        舉報現任村支書違紀問題被送花圈
 
        據強自亮反映,從2008年起,他和高玉柱等村民就開始向有關部門反映現任村支書強某雙的問題。為此,強某雙給他送過花圈,還寫過二十多條咒罵標語;砍伐、毀壞了舉報他的村民的兩百多棵果樹和4畝多莊稼;砸壞了兩臺車;天黑后甚至還往舉報人的家里扔雷管。
 
       “我們當時報了警,但前些日子我們向派出所要警察出警時警方拍攝的資料時,警方不給。我們沒有設備,沒有拍下來,但警方是帶著執法記錄儀過來的。”強自亮說,“后來我在家里安裝了攝像頭,就是想把這些不法侵害記錄下來,但攝像頭的電線都被扯了下來,線頭一直掛著,很多村民都看到了。”
 
       小廠鄉政府就此答復稱,在2012年、2013年小廠鄉派出所相繼接到強自亮報警,但經過調查取證未發現嫌疑人。
 
       關于強金雙違紀問題的查處情況,小廠鄉政府表示,經核查,遵化市紀委接到河北省巡視組交辦的“強莊子村部分村民的信訪請求”后,經立案審查,強某雙存在“非法發包國家礦產資源”“入股參與非法開采國家礦產資源”問題。依據《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相關規定給予強某雙黨內嚴重警告處分,并于2019年3月17日將處分結果在全村黨員大會上進行了宣布。
 
       “是給了強某雙處分,但采礦機沒有停,拉礦石的車沒有停,環境遭到的破壞沒有停......”看著眼前的滿目瘡痍,年近八旬的強自亮心里滿是愁苦:就算給再多的補償費,也換不回曾經的綠水青山了。
 
相關熱詞:

相關閱讀

赚钱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