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利用网络赚钱

設為首頁 | 收藏本頁

當前位置:首頁 > 鷹眼 >

村民狀告即墨資源局:國際智慧新城項目用地被指“名為拍賣,實為內定”

本刊記者 鄭榮昌
 
        2019年6月21日,經多次舉報后,山東省青島市即墨區環秀街道前東城村村民華玲、胡保地二人向法院遞交了行政起訴書,起訴即墨區自然資源局(以下簡稱即墨資源局或被告)。

        起訴書稱,被告將該村集體所有的255.55畝農用地在村民不知情的情況下違法征收,并將其中125畝違法拍賣出讓給空殼公司青島金翰置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翰公司)用于開發即墨國際智慧新城房地產項目,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權益,請法院判決征收違法及拍賣出讓行為無效,將涉案土地判歸原告。

        本案第三人為金翰公司。
 
        “拍賣出讓”被指走過場

       6月23日,記者就該行政訴訟相關事宜采訪了本案原告以及其他多位村民。

       受訪者告訴記者,他們通過調查發現,125畝國有土地,所謂“拍賣出讓”不過是“走過場”。其實,政府和企業之間早已簽訂密約,內定好了。

      他們出示了一份由即墨區政府、環秀街道辦事處、中國金茂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茂集團)、青島九合興業置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九合公司)四方秘密達成的《青島即墨國際新城項目合作協議》(以下簡稱四方協議)。
 

(四方協議首頁及第三頁)

       從四方協議中,可以看到以下約定——

       四方一致同意,由金茂集團與九合公司按照60%、40%的股權比例注冊成立合資公司(指金翰公司)。合資公司參與土地競拍,即墨區政府、環秀街道辦事處支持合資公司獲取本項目土地并為合資公司獲取土地創造外部條件; 

       即墨區政府、環秀街道辦事處同意本項目涉及的土地征收和地上附著物拆遷補償等相關費用分批分期列入土地儲備成本。環秀街道辦事處在合資公司獲得每批次項目土地使用權并獲取區財政撥付的土地儲備成本后五個工作日內將每批次土地儲備成本按照原路徑全部支付給合資公司,用于返還合資公司前期以誠意金名義墊付的征地費用,不足部分由環秀街道辦事處在上述期限內以每批次土地凈收益等款項補足;

      本協議簽署后,即墨區政府、環秀街道辦事處不再與任何第三方簽訂與本協議內容相同或相似的合作協議。各方均應對本協議的內容以及因履行本協議而獲悉的相關信息履行保密義務,未經其他方同意,不得向第三方披露。

       他們還出示了環秀街道辦事處寄給即墨資源局的《關于設置前置關聯條件的函》。函中要求即墨資源局在拍賣出讓中設置前置關聯條件:1.競買人須單獨申請,不允許聯合申請;2.競買保證金中,外資不低于等值4億元人民幣;3.競得人須在三個工作日內與環秀街道辦事處簽訂《項目開發監管協議》;4.由環秀街道辦事處負責解釋相關條件及協議等內容,地塊成交后由環秀街道辦事處對競得人是否符合競買條件進行認定……

(《關于設置前置關聯條件的函》)
 
       原告方認為,這些前置關聯條件是為金翰公司量身定制的,目的是阻止其他企業參與競拍,確保金翰公司競得。其中,僅“交納不低于等值4億元人民幣的外資”一條就足以將其他有意參加競拍的企業阻擋在外,更不必說“由環秀街道辦事處對競得人是否符合競買條件進行認定”了。無論四方協議,還是這封函,都證明將125畝土地“出讓”給金翰公司其實是內定的。

       記者注意到,環秀街道辦事處在這封函中提出的前置關聯條件,作為土地招拍掛主體的即墨資源局已經照搬到了出讓公告和出讓須知里。
        
       被告所為被指“違法”且“無效”
   
       村民還指出了國土資源部于2007年頒布實施的《招標拍賣掛牌出讓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規定》第3條規定:“應當遵循公開、公平、公正和誠信的原則。”第6條規定:“由市、縣人民政府國土資源行政主管部門組織實施。”第11條規定:“不得設定影響公平、公正競爭的限制條件。”第24條規定:“擅自采用協議方式出讓的,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法給予處分;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第25條規定:“中標人、競得人有下列行為之一的,中標、競得結果無效:1、提供虛假文件隱瞞事實的;2、采取行賄、惡意串通等非法手段中標或者競得的。”
 
       村民認為,在拍賣出讓之前就簽訂以“確保金翰公司競得”為主旨的四方密約,并在密約中規定“本協議簽訂后,各方就本項目不再與任何第三方簽訂與本協議內容相同或相似的合作協議”,違反了第3條規定;將環秀街道辦事處那封函中提出的前置關聯條件照搬到出讓公告和出讓須知中,違反了第6條規定和第11條規定;將土地以協議方式出讓給金翰公司早在拍賣之前已經內定,拍賣只是走形式,此舉違反了第24條規定。以上做法,還違反了第25條規定,屬于第25條規定中所說的“惡意串通行為”。
          
       第三人被指“不符合競買條件”

       除了以上“與程序關系較大”的問題,村民還告知記者“金翰公司不符合競買條件”,并介紹了他們調查的情況——
工商檔案顯示,金翰公司是由九合公司和碧富公司聯合成立的一家中外合資公司,2018年12月21日在即墨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登記注冊,認繳注冊資本15000萬美元,其中,九合公司認繳6000萬美元,認繳出資日期為2038年12月31日;碧富公司認繳9000萬美元,認繳出資日期為2038年12月31日。

       九合公司于2017年6月22日登記注冊,認繳注冊資本5000萬元人民幣,認繳出資日期為2027年6月14日。青島浩翰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浩瀚公司)于2018年12月11日登記注冊,注冊資本1000萬元人民幣,其股東是兩個自然人紀某、姜某,他們的認繳出資日期為2028年12月31日。2019年1月3日,浩翰公司變更為九合公司的唯一股東。

       碧富公司是一家香港公司,2014年3月8日在香港公司注冊處登記注冊,注冊資本僅有1港幣。其股東Regal Profit International Limited是在英屬維爾京群島注冊,注冊資本50000美元,2018年5月18日在注冊地公報上公告自愿清算。

       原告方認為,金翰公司是兩個空殼公司聯合成立的一家空殼公司,不可能滿足出讓公告和出讓須知中規定的“以自有資金交納6.8億元人民幣的競買保證金(含等值4億元人民幣的外資)”的競買條件,其競買保證金是自有資金的承諾書,應是虛假材料。

       此前,即墨有關部門一直對外宣稱金茂集團投資180億投資開發即墨國際智慧新城項目。以上調查證明,金茂公司不是金翰公司的股東,也不是碧富公司的股東,金茂集團投資開發即墨國際智慧新城的可能性存疑。

       不過,金茂集團是香港的上市公司,即墨國際智慧新城項目如果真的讓金茂集團投資開發就好了,也許就不會出現當事人投訴和起訴的亂象了。

      在起訴之前即墨資源局召開的一次聽證會上,雖然該局一位工作人員說,經審查,金翰公司如數提供了競買保證金,并提供了競買保證金不屬于銀行貸款、股東借款、轉貸和募集資金的承諾書,完全符合競買條件。但他又說,該局只進行形式審查,至于是不是自有資金,不屬于他們的審查職責。

       另外,四方協議中“將每批次土地儲備成本按照原路徑全部返還給合資公司,用于返還合資公司前期以誠意金名義墊付的征地費用”的約定,給政府造成重大的經濟損失。在即墨,開發商一般不僅要掏土地錢,還要承擔征地費用。

       記者從網上檢索發現,最近,即墨有關部門已將此前宣稱的即墨國際智慧新城項目由金茂集團“投資開發”,改為由金茂集團“主導開發”。
          
        被告否認出讓違法

       2019年6月4日,記者就多家媒體此前報道中涉及的土地征用是否違法等問題與包括該局局長在內的多位官員進行溝通。
 
        由于記者事先已經獲悉,村民可能提起上述行政訴訟,訴訟可能涉及125畝土地拍賣出讓中內定、串通等問題。溝通結束時,記者問了這個問題。一位官員回答說“不存在這些問題”;另有一位官員說,事前溝通是可能的,但溝通不等于串通,也不等于內定。

       村民還向記者介紹,前述聽證會上,即墨資源局的人員解釋說,不管征收、招拍掛哪塊土地、引進什么項目,都是由即墨區政府決定的,即墨資源局只是按要求履行的辦事機構。即墨資源局的人員還強調,村民反映事項走信訪這條路根本解決不了。

       如今,即墨有關部門繼續對外宣稱金翰公司是金茂集團的旗下公司。借此名號,金翰公司正在大張旗鼓地進行項目施工及房屋推銷。
 
(即墨區人民法院)
 
       對這起行政案件,當地法院將如何看待村民的證據材料,有關政府部門將如何應對,法院最后作出何種判決,記者將繼續關注。
相關熱詞:

相關閱讀

赚钱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