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赚钱

設為首頁 | 收藏本頁

當前位置:首頁 > 投訴 >

四川26歲女教師墜亡案:丈夫回應稱“家暴是謠言”

            手機訪問死者的父親何先生告訴新京報記者,“不認可警方的認定,將向有關部門進行申訴。”死者的丈夫獨家回應新京報記者稱,自己是清白的,也未有家暴行為。

 

 

 

四川巴中26歲女教師何某,與丈夫陳某某爭執、互毆,從14層樓的電梯出來后,從樓道窗口跳下。

警方認為,在何某墜樓身亡事件中,沒有犯罪事實發生,故作出不予立案的決定。“墜樓前,警方未接到何某本人及其親友、朋友的報警和求助。”

墜樓前曾發生互毆 親朋稱其曾遭遇家暴

 

 

今日(11月4日)上午,新京報記者獲得的事發小區電梯和樓道內的監控視頻顯示,事發當晚,何某與一名男子發生拉扯,男子隨后對女子進行毆打,女子掙扎起身從電梯內跑出,隨后從14樓樓道的窗口,縱身躍下。

新京報記者從巴中市公安局巴州分局獲知,事發于8月27日晚,何某與丈夫陳某某(男,34歲,巴州區人,巴中市恩陽區某中學音樂教師)等4人,在巴州城區內某酒吧飲酒。8月28日1時24分,酒后的何某和陳某某在回家途中,因瑣事發生爭吵。

兩人進入住宅樓電梯到達其所居住的14層后,何某欲離開電梯,被陳某某阻攔,繼而雙方在電梯內發生互毆,造成何某此前修補的一顆牙齒掉落,導致何某情緒更加激動,后何、陳兩人離開電梯,繼續在樓道中爭吵。在此過程中,何某翻越14樓樓道窗戶跳樓身亡。

何某去世后,何某父親從女兒的好友處得知其生前曾多次遭遇家暴。而此前,他表示自己完全不知道。每次家暴后,女兒都會向好友傾訴,并沒有告訴家人。

何某的一位朋友告訴新京報記者,何某生前曾通過微信吐槽過丈夫,稱“她自己的牙被打掉了。”

今日(11月4日)下午,死者的父親何先生告訴新京報記者,“不認可警方的認定,將向有關部門進行申訴。”死者的丈夫獨家回應新京報記者稱,自己是清白的,也未有家暴行為。

警方不立案 家屬表示疑點太多

警方認定結果出來后,死者家屬一方持保留意見,認為何某墜樓前,被其丈夫毆打,家屬方面認為,此事應該有因果關系。

何先生告訴新京報記者,“我們家屬認為,此事的疑點太多,現場有很多頭發。警察的解釋是,她自己揪掉的。一個死者臨死前,還會揪自己頭發嗎?何某翻窗戶的地方,只有何某的指紋,沒有腳印。”

何某的姑父亦對新京報記者表示,“窗臺上都沒有她的腳印,那么高的窗戶,她1米55高,怎么爬得上去。”

新京報記者從小區物業方面證實,事發14樓的樓道窗戶,在事發后已被警戒線保護起來,窗臺的高度約為1.1米。

死者曾被丈夫打 家屬將提申訴

何某的姑父向新京報記者轉述死者丈夫對警方的供述稱,“事發時,他拉著何某的右手,他說沒拉住,拉滑了。警方第二次再詢問他,他說他很后悔,當時他該救她的。”

事發小區巴州置信逸都花園一名保安稱,當時其同事確實在事發后,第一時間報了警。

何某姑父還稱,何某曾被多次家暴,此前還曾被丈夫打掉過牙齒,被打后她曾給閨密發過消息。新京報記者掌握的一份聊天記錄顯示,死者生前確實曾對朋友稱,自己的牙齒被丈夫打掉。

關于尸體上的傷痕,巴中巴州警方通報稱,網絡轉載何某的傷痕照片,系何某于2019年6月23日在家欲跳樓時,陳某某阻攔拉扯所致,當時陳某某腿部、手部亦有傷痕。而這次在何某墜樓身亡前,警方未接到何某本人及其親友、同事報警和求助。”

目前,死者家屬因對警方不予立案的決定持保留意見,下一步將向有關部門進行申訴。

死者丈夫:家暴是謠言 牙是自己磕的

對于“何某生前曾遭遇家暴”的說法,今日下午,何某丈夫首度接受媒體采訪,其向新京報記者否認稱,網傳家暴“這個是造謠,她跳樓有很多原因,她之前看過心理醫生。說實話,我至今心情恢復不了。”

何某丈夫還補充稱,網傳的那個傷痕,“不是我打的”,包括說3月份時,他把妻子牙齒打掉,“都是很夸張的說法”。他稱,當時妻子何某喝醉酒后,在馬桶邊吐,他上去扶她。“我怎么可能有機會和她吵架,有機會去家暴她。”

他解釋稱,當時攙扶時,沒扶穩,他們倆均有喝酒,“她一下絆下去,剛好牙齒就磕在地上,打的話不可能只掉一半。”

警方:傷痕系此前跳樓時被丈夫拉扯所致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多張網傳的何某遺體照片顯示,身上有大量傷痕。不過,巴州警方通報否認了“何某身上的傷痕是家暴所致”,而是今年6月23日,何某欲跳樓時被丈夫拉扯所致。

巴州警方稱,根據現場勘查、調取視頻資料、走訪調查、尸體檢驗等工作,認定“何某墜樓身亡系自殺,排除刑事案件。”網絡傳載何某的傷痕照片系何某于6月23日在家欲跳樓,陳某某阻攔拉扯所致,當時陳某某腿部、手部亦有傷痕。

“說實話,我至今心情恢復不了。”何某丈夫對新京報記者稱,妻子跳樓,原因有很多,“她之前看過心理醫生,有很多原因,我不想談這個事情了。我們都在悲痛中,說實話,我已經不大在乎他們(何某家屬)說什么了,可以理解他們的心情。”

他還表示,“我當時差點都去跳樓自殺了。要不是我朋友攔住我的話,天天打電話安慰我,他們都說了,相信你,清者自清。”

新京報記者 李一凡 吳榮奎 校對 危卓 李世輝

原標題《四川26歲女教師墜亡案:家屬稱其曾遭家暴,丈夫回應稱“家暴是謠言”》

相關熱詞:

相關閱讀

赚钱的方法 湖北11选5 大乐透近2010走势图 贵州11选5开奖结果 天天福州麻将手机版下载 足彩进球彩 开奖查询 大乐透预测专家 博彩白菜网送体验金 棋牌斗三公游戏下载 建湖百搭麻将app 江西时时彩 内蒙古十一选五最多遗漏 重庆时时安卓手机软件 低价股票推荐 芜湖麻将怎么玩 福建11选五基本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