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在网上赚钱

設為首頁 | 收藏本頁

當前位置:首頁 > 聚焦維權 >

滴滴順風車下架將近一年 乘客:出行成本大大增加

眼看著地鐵5號線西段開了,家門口的東段也就不遠了,住在杭州濱江的徐曼終于有了新的盼頭。

作為曾經的滴滴順風車忠實用戶,徐曼記得很清楚,滴滴順風車下線快一年了。盡管有過復出傳言,但遲遲未能如徐曼所愿回歸。而這一年左右的時間里,不少像徐曼這樣的乘客都深深地感覺到,出行的成本大大增加了。

其實盯上順風車業務的企業不少。在杭州,嘀嗒和哈啰是目前順風車兩大玩家。而就在6月初,高德地圖發布的海報也顯示,將在廣東省與武漢市招募順風車車主,有意重振順風車業務。另外,釘釘已在杭州接入嘀嗒、哈啰的順風車服務。

可見,順風車江湖的爭奪相當激烈。只是,從錢江晚報記者這兩天的實地調查來看,體驗感至少從目前來說,還有些不盡如人意。

提前2小時下單

等了半小時才被接單

記者近日體驗了用嘀嗒和哈啰呼叫順風車。一個工作日上午,從城西銀泰城附近到浙江日報,提前了2個小時叫車,嘀嗒平臺顯示匹配度最高的車主順路程度有80%,在記者的印象中,這個匹配度不算高,曾經滴滴順風車順路程度超過90%的并不鮮見。

在等待了半個多小時后,記者在嘀嗒平臺上的訂單被接單了。平臺信息顯示,車主是一位駕齡近9年的80后女生,今年1月份完成了審核開始接單,目前順風車出行114次,評價是滿分5分。按照平臺規則,記者提前支付了18.3元的車費。同樣的時間段和距離,如果搭乘快車或出租車,車費超過30元。折算下來,便宜了四成多。

到了約定時間,女車主準時出現在預約地點。她告訴記者,自己在古墩路附近工作,剛好中午要去建國路附近辦事,“順便就接個單,補貼一下油費。”聊了幾句后,記者發現,她的100多次順風車訂單大部分都是在上下班路上完成的。在滴滴順風車下線一個月之前,她注冊了滴滴順風車。“沒想到剛開沒幾次,滴滴順風車就下線了。”等了好幾個月,滴滴沒有動靜。到了今年年初,在同事的提醒之下,她決定轉戰嘀嗒順風車。

哈啰順風車的體驗,一波三折。同樣的時間段同一個出發地點,記者發在哈啰順風車平臺上的訂單,在無人接單后被自動取消了。此后的幾天,記者換了不同的出發地,距離有長有短,時間有早有晚,嘗試了三四次后,從城西到下沙的一個距離超過20公里的訂單終于被接單了。順風車價格44元,跟同時段的快車70元的價格相比,也便宜了近四成。

車主徐先生告訴記者,自己也曾是一名滴滴順風車司機。“我曾一度每天早上7點半開始拼車模式,幾乎天天都有單,晚上即便加班到九十點,從下沙回城西也能接到單。對我來說就是實打實的省錢,一個月下來所有養車費用都攤掉了。”不過,徐先生覺得,目前哈啰平臺上乘客數量不夠多,導致整體匹配度不高。

釘釘切入,高德復出

順風車市場升溫了

順風車車主們的經歷,是出行行業變局的一個縮影。由于兩起安全事件影響,2018年,順風車市場發展發生劇變:滴滴順風車停擺,高德下線順風車業務,嘀嗒暫停順風車“午夜場”。此后一段時間里,順風車領域運營的只有嘀嗒。今年1月,從共享單車起家的哈啰在杭州上線了順風車業務。

滴滴順風車下線前是最大的順風車平臺。自今年年初開始幾乎每隔一段時間,就有滴滴順風車即將上線的消息。今年4月,滴滴順風車負責人張瑞公布了五大整改方向。此舉被視為滴滴在為順風車回歸做準備。不過,記者了解到,滴滴順風車目前仍處于下線整改狀態。與此同時,最新消息傳來,釘釘切入職場順風車,高德近期將復出,順風車的賽道又要重新開始活躍起來了嗎?

“乘客能夠選擇在不同平臺上下單,可以提高出行效率。”在嘀嗒出行副總裁李金龍看來,有更多平臺加入是好事,這有利于進一步推動順風車的普及。

公開信息顯示,嘀嗒出行成立于2014年,在成立之初專做順風車,在2017年10月進入出租車市場。目前平臺只提供這兩塊服務。李金龍告訴錢江晚報記者,順風車業務的痛點在于,用戶體驗和接單效率,與順風車本身非盈利屬性之間的矛盾,但這也正是順風車的特點。“順風車本質是真順路和低定價,車主與乘客之間是平等互助的合乘關系,而非服務與被服務關系。”不過,李金龍坦言,目前國內順風車的發展還處于初期階段,普及率還不高。順風車領域的升溫,根本原因在于市場需求的增長以及后續巨大市場空間。

專家說法

推進順風車乘客實名制,對車主信用實行動態管理

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所研究員劉遠舉表示,從便民角度、公眾利益出發,順風車應該恢復。但是在此之前有很多問題要澄清。比如,順風車車主只是私家車主,并不是專業的交通運輸服務人員,可能服務質量不夠好,用戶對此要有一定的認識。

值得注意的是,順風車已經在推進實名化。劉遠舉認為,實名有很人性的好處,比如可以給女性乘客配女司機,長距離的跨城順風車實名制會促進安全。

北京大學經濟學院教授曹和平認為,長距離的順風車行程,風險較大。“可以對長距離運輸的順風車司機進行誠信資質積累,并在此基礎上進行分級管理。”他建議,針對跨城市運營的順風車,不妨把車主信用記錄釋放給第三方運營平臺實時動態管理。“比如,可以給認證為三星級順風車司機跨城市運營的資質。司機要維護自己的聲譽,他犯法的可能就大大降低了。”曹和平表示。

記者這幾天密集體驗下來,依然再次愛上了順風車。客觀原因是,對乘客來說,我們的公共交通還不夠發達,而快車、出租車太貴。對于車主來說,能夠分攤油費,光是這一點,就很容易戳中有娃中年上班族的內心。

順風車的定義很清楚,就是拼車,減少雙方使用成本和出行成本——司機不要想著靠順風車賺錢,乘客不應該產生既要價格低又要服務好的過高期望。只有雙方都互相理解,順風車才能真正順起來。

相關熱詞:

相關閱讀

赚钱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