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怎么赚钱

設為首頁 | 收藏本頁

當前位置:首頁 > 獨家 >

一個妻子,兩任丈夫,究竟賠償金該給誰?

劉文臣  

       2019年7月,江蘇省盱眙縣人民法院作出判決,宣告鮑某紅與秦某山的婚姻無效。然而,此判決并未案結事了,因為走上法庭的兩個男人最終的目的是爭奪一筆60萬元的死亡賠償金。
 
       妻子:交通事故中意外死亡
 
       2018年7月21日9時55分,江蘇省盱眙縣城市桃園公園西門發生一起交通事故,56歲的鮑某紅在這次事故中去世。
 
       警方在事發現場進行了走訪和調查,調取的一段監控錄像完整地記錄下事故發生經過:鮑某紅騎電動車從小路往主干道上走,在她駛入主干道的那一刻,被直行路上的出租車撞倒。監控視頻顯示,鮑某紅在騎行過程中并沒有回頭往后看。
 
       警方認為,電動車駕駛員鮑某紅在進入道路時,未讓道路內車輛優先通行,其行為違反了《江蘇省道路交通安全條例》第三十七條的規定,應該對這起事故負有一定責任。涉事出租車司機夏中勇在本次事故中也有一定的責任,其沒有履行減速和觀察的義務。因雙方均有過錯,且過錯行為在本起事故中作用基本相當,最終,當地交警部門認定,鮑某紅、夏中勇負事故同等責任。
 
 
       參與事故調解的男子自稱是鮑某紅的丈夫,名叫秦某山。他說,自己和鮑某紅是初中同學,兩人于1993年結婚。由于法律意識不強,他們在結婚時只擺了酒席,而沒有領取結婚證。婚后,兩人外出打工。3年后,他們的女兒惠惠(化名)出生。惠惠考上大學需要辦理助學貸款時,學校要求提交的眾多證明材料之一是父母的結婚證。在這種情況下,2015年9月,秦某山和鮑某紅到當地民政部門補辦了結婚證。
 
       參與事故調解的三方即出租車司機、保險公司和秦某山父女。在警方的調解下,他們達成共識:保險公司同意賠償鮑某紅的死亡賠償金、喪葬費以及精神撫慰金共計60萬元。就在三方準備簽字時,事情卻意外發生變故—— 一名叫植某宏的男子拿著某中級人民法院的“維持夫妻關系”終審裁定書,聲稱鮑某紅是他的妻子。
 
       植某宏說,上學時,他與鮑某紅相識。初中畢業后,植某宏務農。那時,他們家不僅在村里開小賣店,還購置了拖拉機等農用設備。20世紀80年代初,他一邊務農,一邊經商,很快成了眾人羨慕的“萬元戶”。
 
       鮑某紅家因孩子多、勞動力少,生活很困難。在這種情況下,媒人去鮑家給植某宏提親,鮑某紅的父母一口答應了。用現在的話說,他們的婚姻是父母包辦的。
 
       在那個年代,人們普遍沒有領取結婚證的意識。植某宏和鮑某紅舉行了婚禮,就算是結婚了。
 
       植某宏說,雖然夫妻間在婚后有時鬧別扭,但都是小吵小鬧,吵完就好了。總體來說,夫妻還算恩愛。婚后,他們有了一個兒子。上學時,鮑某紅是學校的文藝骨干,喜歡唱歌、跳舞。婚后,她依舊如此,每天晚飯后都去村里的宣傳隊唱歌、跳舞,玩到半夜才回家。因為這事,他們夫妻沒少拌嘴。
 
      從鮑某紅處,記者聽到了關于他們夫妻感情的另一個版本。
 
      鮑某紅說,植某宏很老實,但性格有些古怪。婚后,鮑某紅就沒過過太平日子,夫妻間總吵架。鮑某紅多次提出離婚,但每次都被她的父母以孩子小為由勸罷。就這樣,鮑某紅跟植某宏過了六七年的日子。
 
      兩任丈夫:為爭奪死亡賠償金展開角逐
 
       1992年,鮑某紅提出離婚。由于兩人沒有領結婚證,所謂的離婚就是鮑某紅搬了出去。離婚時,鮑某紅提出想要房子,但被植某宏拒絕了。一怒之下,鮑某紅于1992年6月一紙訴狀將植某宏告上法庭。
 
       1992年10月,江蘇省盱眙縣人民法院經審理后作出判決,準予鮑某紅與植某宏離婚,婚生子由植某宏撫養……植某宏不服法院判決,上訴至江蘇省淮陰市中級人民法院。
 
       1993年3月,江蘇省淮陰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開庭審理了此案。經過法院的調解,鮑某紅同意復婚。隨后,她搬回了家,一家三口繼續生活。然而,好景不長,復婚沒多久,夫妻倆又開始鬧矛盾。
 
       1993年6月18日,植某宏忙完農活回家時發現妻子鮑某紅不見了。幾天后,植某宏才陸續聽到消息稱,鮑某紅不是一人離家出走,和她同行的還有她的初中同學秦某山。秦某山和鮑某紅同歲,因家庭困難一直未娶媳婦。
 
       植某宏認為,他們夫妻鬧別扭,秦某山乘虛而入。正是秦某山的第三者插足,導致他的家庭破裂。
 
       秦某山說,1992年年底,他去菜市場買菜時碰到了鮑某紅。因為是老同學,兩個人閑聊起來。這時,秦某山才知道鮑某紅離了婚。這讓時年31歲且未婚的他看到了人生的曙光。此后,秦某山主動聯系鮑某紅,并流露出想和她交往的意思。一來二去,兩人談起戀愛。當初,他看到了法院的離婚判決書。因此,他不認為自己是第三者插足。
 
       1993年6月,秦某山準備去常州打工,鮑某紅選擇了跟著去。而后,秦某山和鮑某紅一直生活在常州。秦某山在一家化工廠打工,每月工資300多元。鮑某紅當保姆,每月賺100元。這些收入足夠維持他們的生活。
 
       1993年12月,植某宏作為自訴人,以鮑某紅、秦某山犯重婚罪向盱眙縣人民法院提起控訴。因為找不到鮑某紅,1995年8月,盱眙縣人民法院對植某宏提起的自訴重婚案作出中止審理的決定。
 
       后來,鮑某紅曾找過中間人,讓他勸植某宏放棄這段婚姻。在中間人的勸說下,植某宏表示離婚可以,但必須賠給他一筆精神損失費10萬元。
 
       因為在賠償金額上未能協商一致,鮑某紅與植某宏沒有離成婚。
 
       在秦某山看來,他與鮑某紅的婚姻才是合法有效的。畢竟兩人一起生活了25年,且領取了結婚證。植某宏和秦某山互不相讓,都指責對方是非法的,自己才是鮑某紅的合法丈夫。
 
       表面上看,這是一起婚姻之爭;而實質上,卻是一場利益之爭。因為鮑某紅被撞身亡后有資格拿到60萬元賠償款的,是鮑某紅的合法丈夫。
 
        法院:宣告后任丈夫婚姻無效
 
        2019年1月,植某宏一紙訴狀將秦某山告上法庭,請求法院依法宣告秦某山與鮑某紅在盱眙縣民政局的婚姻登記無效。
 
       2019年6月,盱眙縣人民法院依法開庭審理了此案。
 
       庭審中,雙方劍拔弩張,針鋒相對地展開辯論。
 
       植某宏說,當初他們夫妻鬧矛盾時,秦某山攪和進來,橫刀奪愛。后來在家人的勸說下,鮑某紅和他復了婚,他不計前嫌。可沒想到,復婚后,秦某山再次破壞他的家庭,拐走了他的妻子鮑某紅。此后,植某宏父子相依為命,日子過得很苦。好在兒子懂事又好學,最終考上名牌大學。兒子畢業后,在某二線城市站穩了腳跟,并結婚生子。而鮑某紅則跟著秦某山顛沛流離,居無定所。
 
       秦某山說,女兒惠惠從小學起成績一直名列前茅。小升初時,惠惠考上縣里的重點中學。為了陪讀,2008年9月,他們一家在縣城租房居住。房子很簡陋,沒有獨立的衛生間,廚房也小得可憐。秦某山承認,因為沒有一技之長,這些年靠打工也沒攢下錢,平時的收入僅夠吃用。不過在鄉下,他還有房子。
 
       畢竟是夫妻一場,后來看到鮑某紅的日子過得比自己還難,植某宏動了惻隱之心,時不時地給她送一些東西。1993年6月,鮑某紅離家出走時他才35歲,年齡不大,本可以再婚,但因始終惦記著鮑某紅,所以沒有再婚。2008年,鮑某紅陪女兒讀書時,兩人又建立了聯系,直到鮑某紅出車禍。
 
       車禍后,植某宏認為自己是鮑某紅的丈夫,理應由他與保險公司處理理賠事宜。
 
        經過審理,承辦法官周婷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主要有三個:首先,鮑某紅和秦某山之間的行為是否構成重婚;其次,若確認二者重婚,植某宏是否可以依據鮑某紅和秦某山存在重婚行為宣告他們的婚姻無效;最后,鮑某紅的死亡事實是否導致重婚情形的消失,如果導致,植某宏的申請能否得到支持。

 
        周婷法官認為,植某宏作為與鮑某紅具有合法婚姻關系的婚姻當事人,可以依據法律規定向人民法院就鮑某紅和秦某山已辦理結婚登記的婚姻,申請宣告無效。
 
       最終,法院認定重婚行為違反一夫一妻制,有悖公序良俗,是法律明令禁止的違法行為。重婚事實一旦發生,當事人的婚姻關系因違反法律禁止性規定而絕對無效。從性質上,其不應存在阻卻事由,產生從違法到合法轉化的問題。因此,即使申請時重婚情形已經消失,在后的婚姻也應被宣告無效。
 
       2019年7月,江蘇省盱眙縣人民法院對本案作出判決,宣告鮑某紅與秦某山的婚姻無效。
 
       這份判決維護了植某宏的權益,確認了他與鮑某紅的婚姻關系。但該案案結卻事未了,因為植某宏與秦某山所爭的并不是簡單的婚姻無效,而是那筆60萬元的賠償款。這筆賠償款該如何分割呢?截至記者發稿時,對于60萬元賠償款的歸屬,雙方仍舊爭執不下。
 
專家說法
 
非婚生子女具有繼承權
 

(方志平 中央財經大學教授)
 
       我國法律明確規定,如果婚姻當事人一方死亡,或者雙方死亡,生存的一方 或者利害關系人可以提起宣告婚姻無效的訴訟。通過該法條可以反推,死亡本身不會是重婚事由消滅的一個原因。惠惠屬于鮑某紅和她的第二任登記結婚的丈夫秦某山所生的孩子,此婚姻是重婚,即無效婚姻,惠惠在法律上屬于非婚生子女。按照《婚姻法》第二十五條的規定,非婚生子女和婚生子女具有同一法律地位。《繼承法》第十條也規定,非婚生子女和婚生子女同樣對待,都屬于法定繼承人。綜觀本案,包辦婚姻給鮑某紅的人生埋下了苦果。而為了與命運抗爭,她選擇離家出走,這本無可厚非。但婚姻不是兒戲,若夫妻過不下去,可以選擇離婚后開始新的生活,名正言順地結婚,而不能像鮑某紅這樣四處逃避。這樣毀掉的有可能是兩個無辜的家庭。
 
文字:來自《法律與生活》雜志社2019年11月下
本文與中央廣播電視總臺《今日說法》欄目聯動
相關熱詞:

相關閱讀

赚钱的方法 河南快3综合走势图近100期 秒秒彩稳赢打法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图表 干保险不赚钱 nba比分推存 街机海王捕鱼下载最新手机版 自然醒生活家居赚钱吗 福彩3D开奖结果 全能车赚钱扣钱 北单比分直播即时 彩票大小单双玩法 热血无赖终极版怎么赚钱 河北排列7 太子中心是哪个网站 快三和值投注技巧 大乐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