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兼职赚钱

設為首頁 | 收藏本頁

當前位置:首頁 > 獨家 >

遼寧大連:175畝集體果園林地被侵占十余年背后

  《法律與生活》記者/田紅衛

  位于遼寧省大連市甘井子區泡崖村玉山后的175畝果園林地,經大連市國土資源和房屋局甘井子分局、泡崖街道辦事處確認,該土地權屬性質為集體,屬泡崖村村民所有,土地類別為林地,項目用地不符合大連市城市中心區土地利用總體規劃。然而,該地產權在如此清晰的狀態下,卻被他人從2006年強占至今。個中原因何在?

  村民舉報稱林地被強占

  2019年6月9日,泡崖村的數名黨員王汝明、莊虔喜、徐財濤在村委辦公樓的會議室實名向《法律與生活》記者反映情況并舉報孫某奎、孫某霞(市人大代表)兄妹二人強占泡崖村175畝集體果園林地十余年的全過程——

  2006年10月份的一天,孫某霞、孫某奎糾集幾十人持木棍,強行闖入泡崖村玉山后果園林地,以暴力手段將在此負責管理和勞動的村民全部趕走,強行霸占175畝村集體果園林地。違法毀林砍樹修建家族墓地。為阻止村民進入,又增設鐵絲網圍欄并雇人看守。十多年來,村民集體上訪不斷,村委會一直要求其歸還村集體果園林地,問題至今也沒有得到解決。

  2017年8月9日、10日、11日,迫于無奈,全體村民連續三天自發來到玉山后果園門口,要求孫某霞、孫某奎歸還強占的果園林地,并支付十余年來的土地使用費。該二人對村民最基本的訴求不但不予理睬,且用高壓水槍將村民暴力驅趕。經泡崖街道辦事處、派出所等多部門對村民進行勸導后,并承諾一周內給予答復,妥善解決。時至今日,村民也未得到答復和任何解決方案。

  記者采訪受到推諉

  2019年6月10日,《法律與生活》記者就泡崖村村民所反映的情況,欲對甘井子區政府及相關部門進行了解采訪,在甘井子區政府一樓大廳的接待人員給宣傳部打了數次電話后,過了約半個小時左右,宣傳部一位自稱姓劉的工作人員下樓查驗了記者的證件,在記者還沒向此人表明采訪對象和事件時,該工作人員如有“未卜先知”能力似的便說:“這個事件區里管不了,都是市里來協調的。”

  記者:泡崖村歸甘井子區行政管轄范圍之內,村民反映該村的集體土地被強占,應該歸甘井子區管理。

  劉姓工作人員:你們是北京的記者,層面太高了,我們這里有規定,需要去市委宣傳部經同意后,由市委宣傳部通知我們才可以采訪。

  記者:你所說的是代表個人意見還是區宣傳部意見?有沒有國家法律文件規定或地方文件規定?

  劉姓工作人員非常無奈地說:“你也別為難我,我只是按照領導的意思(辦)。”

  為了證實甘井子區宣傳部的說法是否真實,記者電話聯系了大連市委宣傳部辦公室,一自稱姓王的人員告訴記者,你們有采訪函嗎?提前給我們聯系了嗎?

  記者:有采訪函,沒有提前聯系。

  王姓人員:有采訪函還必須要經過領導批準才能采訪。

  記者:需要經過哪位領導批準啊?

  王姓人員:我們層層上報呀,根據你們的情況,領導不得做個批示呀?批準了以后你們才能上甘井子啊,就可以給他們說這個事了,你們做記者的都明白,上哪都得必須先跟哪聯系。你們要是采訪,就必須先給我們來個函,經我們批準才能采訪。

  記者:新聞記者來采訪必須要先給你們發個采訪函,經你們同意后才能采訪嗎?不經你們同意,記者就沒權利采訪嗎?

  王姓人員:具體新聞采訪制度我不太清楚啊,要不我給你問一下啊。

  記者:你不清楚采訪制度是嗎?

  王姓人員:我只是宣傳部辦公室,只是負責......

  記者:你既然不清楚采訪制度,為什么說必須要記者先發個采訪函經你們批準才可以采訪呀?

  王姓人員:因為我這經常接到關于記者采訪的函件,我在宣傳部兩年了沒有遇見過不發函直接過來采訪的,都是發了函經批準后才能采訪。我對你們的采訪制度不太清楚,我把我們新聞處的電話給你,你聯系崔處長吧。

  隨后,記者撥通了大連市委宣傳部新聞處的電話,記者向該處表明了采訪意圖以及上述的“采訪制度”,接電話的人員對上述所謂的“采訪制度”覺得挺奇怪的,表示無法理解,說崔處長在開會,一會就散會了,散會后向崔處長請示。記者在該人員處得知宣傳部辦公室剛才接電話的王姓人員是辦公室主任。

  11點30分,記者電話聯系上了新聞處的崔處長。崔處長表示,只要持有有效記者證和介紹信就可以直接去受訪單位采訪,不需經過任何部門和任何人,如果在采訪中遇到阻力就讓受訪單位聯系新聞處。

  官方及民企證實175畝林地產權歸泡崖村村民集體所有

  下午,記者來到甘井子區泡崖街道辦事處,就泡崖村175畝集體果園林地被強占一事進行采訪。街道辦事處的兩名工作人員稱,該175畝果園林地的產權清晰明確,就是歸泡崖村集體所有,至于這175畝林地里有沒有違法建筑和墓地我們也不太清楚,因為我們辦事處的人員根本就進不去。


土地權屬證明1

土地權屬證明2

  記者:據村民講,強占該地的孫某霞是大連市的人大代表?

  辦事處:我們聽說是。

  記者:我們就此問題欲采訪孫某霞,可以聯系到她接受采訪嗎?

  辦事處:該果園我們就進不去,都有人看守,不讓進,我們也聯系不上此人。

  記者注意到,反映人提供的材料中有一份1992年3月1日甲方大連市新型房地產開發總公司(現大連新型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與乙方大連甘井子區辛寨子鎮(現泡崖街道辦事處)泡崖村金星實業總公司簽訂的協議書。協議書內容為:

  雙方關于泡崖村全村規劃為大連市泡崖安居小區建設有關事宜,協商達成如下協議。

  一、甲方在市政府規劃建設泡崖安居工程,全面占用泡崖村集體土地并承擔如下責任。

  1、金星實業總公司逐步過渡,合并為大連市新型房地產開發總公司直屬企業。

  2、負責現泡崖村各工廠、牧舍等搬遷改造,新廠新舍建成后并入新型房地產開發總公司。

  3、負責泡崖村村民的就業,村民在服從安置的情況下,不論企業經營如何,都要保證村民日常生活費用。村民的工資待遇最低標準,不低于新型房地產開發總公司職工的最低工資。村民與新型房地產開發總公司的職工同工同酬、同等待遇。

  4、負責交納村民的勞動保險、人壽保險、醫療衛生保險等費用,享受總公司職工同等待遇。

  5、村民住房由新型房地產開發總公司按照動遷標準給予全面安置。村民原舊房拆遷補償費,按原面積每平方米補償300元,新型房地產開發總公司陸續將款撥給泡崖村,由村委會發放。

  6、從1992年開始負責泡崖村村民年終分配差額撥款,直到合并完成村民由新型房地產開發總公司發工資為止。

  7、泡崖村黨總支部書記、金星總公司總經理金國財由新型房地產開發總公司聘任副總裁,其余干部逐步轉變為新型房地產開發總公司統一領導,統一開資。

  8、金星實業總公司和新型房地產開發總公司合并后,由新型房地產開發總公司黨委統一領導,統一經營。因國家政策和不可抗拒因素而造成分離時,新型房地產開發總公司第一分公司一切財產、物資和債權、債務均五五分成,即各50%承擔債務和權利。

  9、泡崖新區安居工程建設及一切配套工程和區內搬遷改造、動遷安置等投資由新型房地產開發總公司負責籌集運作。

  10、新型房地產開發總公司要對歷史負責任,泡崖村金星總公司對外債務如銀行貸款等統由新型房地產開發總公司負責償還。同時,最低保證全體村民20年內有飯吃、有衣穿、有房住、有社會保險。

  二、乙方:

  1、泡崖村及金星實業總公司的財產、經營和產權運作,要逐步轉變為新型房地產開發總公司統一領導、統一經營、統一產權運作。干部、人事統一選聘。從1992年開始到2003年,達到一個體系,完全統一到一家人。

  2、泡崖村、金星實業總公司的所有集體土地、工廠、商店、牧場、果園等財產全部交由新型房地產開發總公司統一領導、經營,即實行全部合并。

  就此協議內容,記者于6月10日下午采訪了新型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原新型房地產開發總公司)的兩位高層管理人員。該公司稱,自從與泡崖村金星公司合并后,我們只是開發了一些符合城市土地利用總體規劃的土地。到目前,都是新型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給村里退休社員開工資,村里有板廠、奶牛場等,一直都是泡崖村自己管理和受益,至于村民所反映的175畝果園林地也是村民的集體財產,和新型房地產有限公司沒有關系。那果園我們公司也進不去。

  記者在反映人提供的材料中發現了一份按有大連市國土資源和房屋局甘井子分局公章的證明,證明內容如下,本圖紅線范圍內,土地權屬性質為集體,屬泡崖村村民集體所有,土地類別為林地,項目用地不符合大連市城市中心區土地利用總體規劃。該證明落款時間為2016年8月30日。

  為了了解孫某霞占用泡崖村175畝集體果園林地是否有法律依據, 記者從一知情人處得知孫某霞的電話。6月12日上午10點55分,欲對其進行電話采訪,但孫某霞的電話一直處于無人接聽狀態。隨后,記者又撥通了其公司行政人事總監的電話,但被對方掛斷電話。

  記者在返程的路上,接到了一知情人發來的由大連新型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出具的證明。證明如下,甘井子區泡崖村玉山后175畝集體果園林地權屬為泡崖村村民集體所有。該果園林地不在1992年3月1日大連市新型房地產開發總公司與大連甘井子區辛寨子鎮泡崖村金星實業總公司簽署的《協議書》范圍內。我公司從未參與過該集體果園林地的經營和管理。該集體果園林地的權屬與大連市新型房地產開發總公司無關。(備注:大連市新型房地產開發總公司于1999年變更為大連新型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

  泡崖村、街道辦事處、國土部門和新型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都認可泡崖村玉山后的175畝果園林地歸泡崖村村民集體所有。在產權如此清晰明確的情況下,孫某霞為何可以無償占有十余年之久?其行為是否涉嫌非法侵占?由于村民不斷上訪,該事件在當地已造成惡劣影響,村民與政府人員為何都不能進入該果園?難道僅因為孫某霞是市人大代表還是有人為其“撐傘”?在采訪中,受害村民代表氣憤地說:“現在國家正在掃黑除惡,其口號是:有黑打黑,無黑除惡,無惡治亂。我們村的175畝果園被侵占這么多年,總得給我們一個說法吧,下一步,我們將依法維權。”

(責任編輯:亦小編)
相關熱詞:

相關閱讀

赚钱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