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网上怎么赚钱

設為首頁 | 收藏本頁

當前位置:首頁 > 獨家 >

奪命網戀,一名法律系高材生的愛與恨

俞佳鋮

       單身媽媽再遇網絡愛情
 
       1983年,葉盛藍出生在安徽省馬鞍山市。2008年,她和初戀男友畢輝結婚后在馬鞍山花山區安家。一年后,他們的兒子壇壇出生了。遺憾的是,這對夫妻沒有熬過七年之癢。2015年冬天,兩人因感情不和離婚,兒子壇壇由葉盛藍撫養。
 
       在那段艱難的日子里,好在有閨蜜張潔潔的陪伴,葉盛藍漸漸適應了獨自帶兒子的生活。葉盛藍的父母心疼女兒,給了葉盛藍200萬元,讓其安心撫養兒子。
 
       沒有了經濟壓力,葉盛藍過上了安逸的生活。每天她除了接送兒子上下學和做飯之外,其余時間就是在網絡上打游戲,偶爾與朋友聚會。
 
       網絡游戲中的虛擬世界,讓葉盛藍著迷。她花了不少錢在網絡游戲世界中購買裝備并結識了一些網友。2017年11月,葉盛藍在游戲中認識了網名叫“風間冷月”的男子。
 
       “藍藍,我沖在前面,我保護你。”“風間冷月”的這句話讓獨自“闖蕩江湖”的葉盛藍備感安全。兩人很快在游戲中結成“夫妻”,其關系也逐漸從網絡世界走入現實生活。
 
       葉盛藍得知,“風間冷月”的真名叫宋揚,比自己小6歲,是湖南省郴州市人,名牌大學法律系畢業,現在一家公司上班。
 
       “我是一個單身媽媽,離婚后帶著兒子。”葉盛藍將自己的真實情況具以告之,本以為對方會“嫌棄”。誰知,有著戀母情結的宋揚感動于她的坦白,兩人的感情直線升溫。
 
       2018年春節前夕,宋揚邀請葉盛藍到湖南長沙游玩。葉盛藍欣然答應。她怕過年時自己趕不回父母身邊,便提前買了東西向父母和親友拜年。但她沒說去見網友,只是說和朋友出去玩。巧合的是,前夫畢輝提出,想讓兒子壇壇看看奶奶。葉盛藍同意讓畢輝把兒子接到安徽省合肥市的奶奶家。
 
       2018年2月9日13時30分,葉盛藍發了一條微信朋友圈信息,上面寫著:“不帶小朋友,自己出去浪了。”
 
       閨蜜張潔潔曾聽葉盛藍說過,自從離婚后,不再對愛情抱有幻想,只想把兒子帶大。張潔潔也沒有幫她張羅對象。
 
       對于葉盛藍突然出去玩,張潔潔有些納悶兒。但她覺得葉盛藍應該是和親戚去郊游。如果她有男友,不可能對張潔潔隱瞞。
 
       葉盛藍一向把張潔潔當成親姐妹,而這一次她的確沒有把宋揚的事說出。她覺得兩人的關系還沒有確定,況且自己曾信誓旦旦地表示不再相信愛情……
 
       葉盛藍從南京祿口機場飛到長沙,宋揚來接機。兩人互換過很多照片,見到真人后仿佛相熟已久,并不尷尬。
 
       宋揚覺得,雖然葉盛藍比自己大一些,但她保養得很好,穿著打扮時尚,比想象中漂亮。
 
       宋揚把葉盛藍帶到長沙的一家小賓館。辦理入住時,宋揚用自己之前撿來的一張名叫“張某”的身份證辦理了入住手續。這次的長沙之行,葉盛藍和宋揚確立了戀人關系。宋揚帶她吃喝玩樂,葉盛藍仿佛找回了戀愛的快樂。
 
       起初,宋揚只是打算和葉盛藍“玩玩”。沒想到,相處數天后,他漸漸愛上了這個性格直爽、溫柔體貼的女人。葉盛藍離開長沙后,宋揚已經對她魂牽夢縈。
 
       “該怎么和兒子說?不知道他會不會接受你。”宋揚第一次到葉盛藍家時,葉盛藍糾結地表示。宋揚微微一笑說:“待會兒一起去接壇壇放學,我保證他會喜歡我。”
 
      眼前的男人,雖比自己小,但辦事穩重,讓葉盛藍感覺舒心。這天下午,兩人來學校門口接壇壇放學,宋揚提前買了玩具。壇壇剛出來,宋揚就迎上去將玩具送給了孩子。
 
       看到心愛的玩具,壇壇很開心。很快,壇壇和宋揚熟絡起來,這讓葉盛藍松了一口氣。
 
      有了孩子的介入,這段感情仿佛有了未來。兩人打算,朝著婚姻的方向前行。之后的每個月,宋揚都會到馬鞍山和葉盛藍相聚,住在葉盛藍家。
 
       昔日戀人因瑣事決裂
 
       2018年2月底,宋揚打算把女友帶回家。事先,他將葉盛藍的情況告訴了父母,但他的父母表示無法接受。他的父親更是放下狠話說:“你要是和這個女人結婚,就斷絕父子關系。”倔強的宋揚表示:“斷就斷,誰怕誰!”隨后,他摔門而走。
 
       宋揚來到馬鞍山,把跟家里人吵架的事告訴了葉盛藍。看著男友這樣的付出,葉盛藍特別感動。隨后的日子里,宋揚也不上班了,整天窩在葉盛藍家。葉盛藍每天洗衣做飯、接送孩子、照顧男友。
 
       那段日子,葉盛藍和閨蜜張潔潔的接觸比較少,她沒有把自己和宋揚的事告訴張潔潔。在微信朋友圈,她除了曬孩子,就是曬自拍,從來沒有曬過宋揚的照片。張潔潔和其他朋友都以為葉盛藍仍然單身。
 
       不僅如此,葉盛藍還再三叮囑壇壇,不要告訴別人家里住了一個“叔叔”。雖然壇壇不知道為什么,但他很聽媽媽的話。
 
      “我打算帶你去見見我的父母。”面對葉盛藍的提議,宋揚盡管心中有些忐忑,但還是答應了。
 
       宋揚和葉盛藍在超市購買見面禮時發生了爭執。宋揚說:“買個禮盒,看上去東西比較多,又體面。”葉盛藍不同意:“太普通了,還是買名煙、名酒,有檔次。”
 
       名煙、名酒要花費不少錢,宋揚不僅舍不得,而且也拿不出那么多錢。看到男友不愿意,葉盛藍有些生氣:“你這是不重視我們的感情。”“這點兒小事,你就上綱上線,我哪里不重視你了?”兩人當眾爭吵,引來不少人怪異的眼光。
 
       葉盛藍怕難為情,一怒之下跑開了。宋揚在氣憤中回了長沙,兩人因此進入“冷戰期”。
 
       雖然兩人不聯系,但宋揚還是通過朋友圈和網絡游戲關注著葉盛藍。
 
       2018年4月初,宋揚在網絡游戲中得知葉盛藍和一個網友言語曖昧,經常一起組隊做任務,很生氣。“我每天想著她,她卻和別人好上了,還過得那么開心……”宋揚越想越恨,很快來到馬鞍山。
 
        宋揚在葉盛藍家附近的一家賓館住下,隨時監視葉盛藍。怎料,日子一天天過去,葉盛藍每天照常接送兒子,并沒有帶男人回家。
 
       暖心叔叔成為殺人兇手
 
       2018年4月26日13時多,宋揚決心和葉盛藍當面說清楚。
 
       這天中午,葉盛藍一個人懶得燒飯,叫了外賣。剛吃完,宋揚來了。
 
       “你和游戲里那個男人什么關系?”宋揚氣勢洶洶地問。
 
       葉盛藍以為宋揚是來和好的,誰知他擺出這副臭臉,氣不打一處來:“如果你來是為了問我這個問題,那么事實就如你所想的那樣……”
 
       “你太過分了!”宋揚氣得聲音發抖。被激怒的他一把將葉盛藍推倒在地。葉盛藍也生氣了,站起來和宋揚推搡打斗。打斗過程中,宋揚跑到廚房,拿出曾修理過下水道的榔頭朝葉盛藍砸去……
 
       看著自己滿手鮮血,而葉盛藍躺在臥室的地上一動不動,宋揚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眼看時鐘已直指16時,壇壇要放學了,宋揚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他打算把殺人現場偽裝成入室劫財殺人的樣子,迷惑警察。
 
       宋揚剛清理完現場,壇壇便開門進來了。原來,這天放學,壇壇見不到葉盛藍,便用智能手表跟其聯系,發現葉盛藍的手機已關機。于是,壇壇自己回了家。
 
      剛開門,壇壇看到宋揚正在關臥室房門。
 
       “叔叔,我媽媽呢?”宋揚被壇壇稚嫩的聲音嚇了一跳,他說:“你媽的一個朋友腿斷了,她去醫院了。”
 
      宋揚幫壇壇把書包放下,給他拿了小餅干吃。這是壇壇的習慣,放學后一定要吃點兒什么,宋揚牢記在心,因為他曾經準備當壇壇的好爸爸。
 
       “晚上想吃什么?我把飯菜熱熱。”宋揚看到桌上有葉盛藍吃剩的黃燜雞米飯,打算湊合著給孩子當晚飯。
 
       宋揚熱好飯菜,壇壇看了看,噘嘴搖搖頭:“叔叔,我不想吃,我要吃方便面。”宋揚給孩子煮了方便面。
 
       晚上,宋揚輔導壇壇做功課。9時多,他給孩子洗臉洗腳,鋪好被子睡覺。10時多,宋揚打開葉盛藍的電腦,見QQ是自動登錄的,心中竊喜。他看到葉盛藍的QQ錢包里有9200元,他如數轉到自己事先用“肖某”的身份證辦的銀行卡內。
 
       這張銀行卡的戶主名叫“肖某”,1990年出生。這張身份證也是宋揚撿來的。他事先用“肖某”的身份證辦了一張銀行卡,沒想到這一次派上了用場。
 
       次日一早,壇壇醒來,發現宋揚不見蹤影,去推葉盛藍的房門,推不開。壇壇打電話給張潔潔:“張阿姨,媽媽不在家,沒人送我上學。”張潔潔趕緊趕到葉家,并向壇壇問道:“你媽媽去哪兒了?”壇壇說:“叔叔說,媽媽去醫院看病人了。”張潔潔覺得奇怪,壇壇口中的“叔叔”是誰?
 
       把孩子送到學校后,張潔潔聯系葉盛藍,但其手機始終關機。她聯系葉盛藍的母親,兩人叫來開鎖匠,打開了葉盛藍的房門,發現她倒在血泊中。
 
       張潔潔立即報警。安徽省馬鞍山市公安局花山分局的警察趕到現場,全力展開偵查工作。查監控、走訪鄰居,收獲線索甚微。正當民警沒有頭緒時,壇壇口中的“叔叔”引起他們的注意。
 
      壇壇告訴警察:“媽媽說,不能告訴別人,有個叔叔在我家。”民警覺得事情非常可疑,順藤摸瓜,終于查明了宋揚的身份。
 
        宋揚在2018年4月27日凌晨離開葉盛藍家后,來到馬鞍山火車站附近的一家農業銀行,分兩次把“肖某”卡內的9200元取走。
 
       警惕性很強的宋揚改變了發型,剃個板寸頭,用“張某”的身份證購買一張從馬鞍山前往江西省鷹潭市的車票。來到鷹潭,他又用“張某”的身份證購買了下午4時56分前往湖南省衡陽市的火車票。馬鞍山市警方立即聯系鐵路公安。
 
       2018年4月27日晚上7時多,躺在臥鋪上的宋揚被警方抓獲。
 
       2018年11月5日,安徽省馬鞍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對這起故意殺人案作出一審判決:30歲的宋揚因犯故意殺人罪、盜竊罪,被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本文當事人均為化名 圖片來自高級攝影師陳一笑以及由他創辦的一笑攝影圈)
 
本文來自《法律與生活》6月上半期
相關熱詞:

相關閱讀

赚钱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