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赚钱快

設為首頁 | 收藏本頁

當前位置:首頁 > 經典案例 >

異類討債攤上刑事官司,石家莊一起"強迫交易案"惹議

本刊記者 佟威
 
       馬紅濤怎么也不會想到,自己公司老板轉讓給他的債權,在想方設法討還的過程中,會將自己逐漸推到了涉嫌犯罪的懸崖邊。而這起因借貸糾紛引起的案件,在新華區公安局指控馬紅濤涉嫌詐騙犯罪之后,卻被新華區人民法院以強迫交易罪判決。

      11月15日,《法律與生活》記者來到石家莊市新華區,對這起蹊蹺案件展開調查。
 
       借款容易還款難

      2014年9月,張女士因缺少資金,向河北省樂代電子商務有限公司(下稱樂代公司)老板柴立建借款300萬元,月息1.5%,并提供價值超過300萬元的兩套房產作為抵押,其中一套為張女士兒子李某所有。

      據樂代公司控制人柴立建介紹,在借款的前幾個月,張女士都能按月償還利息6萬元,但到2015年2月,張女士停止向柴立建償還利息,柴立建也多次向張女士電話催款甚至上門討要,張女士都未能按照相關約定償還利息。無奈之下,柴立建于2015年8月20日將張女士訴訟至石家莊市橋西區人民法院,希望張女士依法償還債務。

      2016年1月22日,在橋西區法院的調節下,雙方當事人找到了張女士以前單位的同事張先生作為見證人,達成了《和解協議》,協議約定:以位于石家莊市裕華區裕華東路106-1號金領大廈2號酒店式公寓樓2-2-1102號房屋抵賬清償200萬元人民幣;剩余100萬元欠款張女士承諾在2016年3月31日之前打入柴立建指定的賬戶上;協議簽訂后,柴立建及借款人安女士和居間方樂代公司撤訴,并協助張女士共同辦理李某抵押給柴立建的房產進行銀行貸款,以償還剩余100萬元債務。
 
       然而,到了雙方約定的2016年3月31日,柴立建并未收到張女士承諾償還的款項。柴立建對記者說:“張女士向我們抵押借款300萬以后,只還了四個月的利息就不再還款了,到法院調解形成《和解協議》以后,她承諾3月31日之前能夠償還100萬,我們協議期間不計利息,她說河北廊坊有個房產項目能收回錢款,我們就一直在等待。后來超期很久她仍一拖再拖,找各種理由不還款,我們就協助她用抵押給我們的房產去平安銀行APP貸款,利率也很低,但是她一直以她兒子不在國內為由不配合貸款,我們只能干著急。”
  
\
(張女士與柴立建簽訂的《和解協議》)
 
       對此,張女士說:“當時是有河北平山的一個項目要回款,如果錢回來就能償還借他們的100萬元,但是我們遇到騙子了,到現在那邊的錢也沒有回來。后來他們協助我們去平安銀行貸款,平安銀行APP那種貸款連人都看不著,我們不會去貸款的。房子抵押在他手里,柴立建可以去起訴啊!”
 
      張女士的前同事,《和解協議》的見證人張先生卻表示:“以張女士的財力,完全有能力償還那100萬,她在北京和石家莊有多套房產,柴立建還是太年輕。”

      張先生表示:還款時間是張女士所定,2016年3月31日左右柴立建多次跟我與張女士溝通還款的具體時間,我每次給張女士打電話她都答應很快還清,期間柴立建還主動聯系平安銀行APP申請貸款,張女士則以兒子不在國內不能辦理貸款(期間我在國內見過其子),以及有房產及土地糾紛馬上會解決為由,拒絕還款。
 
\
(張女士前同事張先生的證明)
 
       由借貸糾紛引出的“刑事案件”

      轉眼之間,《和解協議》約定的期限又過去了八個月,張女士在河北平山的項目款項仍然沒有收回來,柴立建自然也沒能討還自己借貸出去的錢物。2016年11月中旬,在民生銀行還有一套五戶聯保抵押房的張女士為了周轉資金,向民生銀行申請退出五戶聯保,并向銀行承諾將房產解押后出售,就能立即償還銀行60萬元的聯保金,剩余的資金也能償還樂代公司一部分。于是,張女士就將其名下位于石家莊市長安區和平東路498號瑞國小區6棟2單元101號房產在正大、21世紀等房產中介登記出售。
 
       同年12月15日,柴立建將與張女士的債務關系轉讓給了自己的員工馬紅濤,準備通過司法途徑討要張女士所借欠款。
 
       4天后,張女士以187萬元價格將該房產售予馬某(女),在正大房產中介與馬某簽訂了房屋買賣合同,并收取了馬某3萬元訂金。巧合的是,馬某無法付清全款,需要第三方墊資,就找到了樂代公司的趙女士,趙女士將馬某介紹給了自己的同事馬紅濤,20日下午14時左右,馬紅濤在長安區太行公證處辦理了委托公證,21日上午,馬紅濤便在太行公證處領取了公證書。

      2016年12月23日,馬某告訴張女士,告訴她民生銀行的貸款已經審批下來了。

      然而在此期間,馬紅濤發現自己所代理的出售房產是與柴立建借貸糾紛的張女士所有,而張女士賣房他卻毫不知情,于是馬紅濤決定先將張女士房產過戶到柴立建表妹趙光麗名下。12月24日下午,馬紅濤和趙光麗在沒有通知張女士和馬某的情況下,到石家莊市新華區中華北大街的市房管局辦理房屋過戶,剛好遇到辦理業務的馬某。
       
       馬某便向馬紅濤索要張女士房本,馬紅濤掙脫馬某跑走,而此時大半年討賬無果的柴立建告知馬某,他和張女士有借貸糾紛,這個房子有風險,張女士欠很多人的錢。后馬某電話通知張女士,張女士到場阻止自己的房產過戶到趙光麗名下。
      
      在房管局見面后,張女士和柴立建就房屋過戶及債權債務一事進行商討,柴立建要求張女士先償還50萬元,但張女士未同意,表示一事歸一事,雙方未對債務問題和房屋過戶問題達成一致意見。在房管局見面前,張女士收到柴立建的一條短信,告知張女士那100萬元本金和20萬元利息的債權已經轉讓給了馬紅濤。
 
      12月25日上午,馬紅濤與趙光麗在石家莊市裕華路房管局將剩下的過戶手續辦完,并在晚23點左右短信通知張女士:“按照你的委托已將房屋出售,售房款也收了,明天和你結算后將相關款項支付給你。”然而張女士對這種討賬方式并不認可,次日便到新華區公安局報案稱自己被詐騙。

      異類討債:是糾紛還是犯罪?
 
      據了解,新華區公安局初查后認為,該案屬于經濟糾紛,不構成刑事犯罪,并于2017年2月23日做出了《不予刑事立案通知書》。隨后張女士向新華區檢察院申訴,同年3月9日,新華區檢察院向新華區公安分局出具《監督立案通知書》。4月12日,馬紅濤被刑事拘留,5月16日被新華區檢察院批捕,并以詐騙罪將馬紅濤公訴。
 
       新華區法院開庭審理后,于2018年5月11日做出《(2018)冀0105刑初47號》刑事判決書:被告馬紅濤犯強迫交易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涉案房產返還張女士。

      對于這樣的判決,馬紅濤的老板、借貸人柴立建并不認可:“我們承認用這種方式去給張女士施壓讓她還款的方式不對,也想過用法律的手段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但是后來得知張女士是個‘老賴’,已經被法院列入被執行人失信名單,而用平安銀行APP貸款她又拒不配合,連法院執行局都拿她沒辦法,我們走了司法程序又能怎么樣?”
 
       張女士也對記者坦承:我開始是做不良資產這塊生意的,還有一個雙語學校在運營,有時資金確實很困難,被法院列為“老賴”也是事實,但主要是因為幾個抵押貸款的事情,都遇到了黑社會和騙子,我借你們錢是不假,但是都有足額的房產作為抵押,他們如果覺得沒保障為什么不去法院訴訟呢?欠100萬卻多占有我們一套房子,不是犯罪是什么?
 
\
(張女士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所涉案件)
 
       據悉,該涉案房產已被新華區公安局查封,張女士兒子李某那套房產的他項權利證如今抵押在樂代公司安女士手中。
 
       一位為張女士提供法律咨詢的律師認為:張女士雖與柴立建有120萬元的借貸關系,但該債務已有張女士之子名下房產做有效抵押擔保,且該房產價值明顯超出120萬的債務,柴立建的債權完全有法律保障。馬紅濤可能構成的罪名有詐騙罪、強迫交易罪,從冒用與馬某交易房產的委托手續的角度看,似乎更具詐騙罪特征。
 
       而從新華區人民法院認為:詐騙應是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的,此房產最終并非被馬紅濤占有,故不構成詐騙罪,最終認定為強迫交易罪。

      馬紅濤代理律師河北百威律師事務所律師李志偉認為:構成強迫交易罪的要件必須包含暴力或威脅手段,而馬紅濤在本案中沒有實施暴力或強迫手段,且主觀上不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財產的目的,更無客觀占有行為,這只是以討債為目的的一種施壓手段,因而不構成強迫交易罪。更為蹊蹺的是,在檢察院的公訴卷宗里,連《提請批準逮捕書》都沒有,程序公正是司法公正的前提,這種程序違法的背后,說明了什么?

      公安局和檢察院:不接受采訪

      帶著諸多疑問,11月15日,記者來到石家莊市新華區公安分局了解情況,宣傳處謝玲警官對記者說:“我們接受采訪必須經過市局同意,按照程序請你自己聯系市局宣傳處,市局同意了,我們才能接受采訪。”隨后記者撥通了石家莊市公安局宣傳處電話,一張姓警官在電話中表示:“我們接受采訪要經過市委宣傳部同意,你讓市委宣傳部給我們回個電話,我再幫你協調采訪。”
 
       當記者與石家莊市委宣傳部崔處長溝通后,崔處長表示:中央級媒體持證記者帶介紹信采訪,各級部門必須配合,我們同意公安局接受采訪。但石家莊市公安局張警官又在電話中說:“我了解了一下,這個案件正在二審,所以我們還是不能接受采訪。”當記者詢問二審終審后能否接受采訪時,張警官笑稱:二審結束我們也不能接受你采訪,到時候看情況吧。隨后,他掛斷了記者的電話。

      記者隨后來到新華區檢察院。門口保安撥通了政治部電話,一女性工作人員在得知記者是來采訪時說:“我們不接受采訪。我們領導開會呢,你把電話給保安吧。”保安在門衛室里笑著對記者說:不管你是哪里來的,沒有熟人帶著,這個門你肯定進不去。
 
       馬紅濤現已提起上訴,期待法院能夠給他一個公正的判決。本案的后續情況如何,本刊將保持關注。
 
相關熱詞:

相關閱讀

赚钱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