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王利明:綠色原則寫入民法總則 - 熱點 - 法律與生活網

設為首頁 | 收藏本頁

當前位置:首頁 > 熱點 >

對話王利明:綠色原則寫入民法總則

\
(王利明)
 
  民法總則統領民法典,是民法典的核心和靈魂。為此,2017年2月21日,《法律與生活》記者專訪了中國法學會民法典編纂項目領導小組副組長王利明教授,讓公眾了解民法總則起草背后法律人的付出及努力。
 
  立法參與者小傳:王利明,新中國第一位民法學博士,中國人民大學常務副校長,博士生導師,中國法學會副會長,中國法學會民法學研究會會長。
 
        深入民心的人文關懷精神
 
  記者:《民法總則草案》中的哪些突破讓您眼前一亮?
 
  王利明:我覺得《民法總則草案》的亮點很多。其中,第一章“基本原則”中規定了綠色原則,即“民事主體從事民事活動,應當保護環境、節約資源,促進人與自然和諧發展”。(編者注:《民法總則》第一章第九條將綠色原則規定為“民事主體從事民事活動,應當有利于節約資源,保護生態環境” ,文中《民法總則草案》是指草案三審稿)近年來,我們也一直在呼吁民法典要規定綠色原則,反映資源環境日益惡化的現實,強化對生態環境的保護。這條規定不僅適應了現代社會保護環境、維護生態的需要,也符合我國社會提出的五大發展理念。
 
  當今,科技高速發展,人民物質水平快速提高,較之于《民法通則》立法之初,未成年人的心理及生理發育更早,我國立法以十周歲為限制民事行為能力與無民事行為能力的年齡界限顯然不符合社會實際,忽略了未成年人身心發展。《民法總則草案》將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的年齡標準從“十歲”降至“六歲”(編者注:《民法總則》將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的年齡降至八歲),有利于保護未成年人的合法權益。
 
  此外,《民法總則草案》首次設立胎兒利益保護以及成人監護制度等,強化了對胎兒和老年人的保護,這也是該法與時俱進的重大亮點。
 
  記者:中國法學會民法典編纂團隊為了民法總則這部法律的出臺做了哪些努力和準備?取得了哪些進展?
 
  王利明:制定民法典是幾代民法學人的夢想,我們一直在呼吁制定民法典。我參與了《合同法》《物權法》《侵權責任法》的制定,撰寫了一些論文,出版了一些專著,并在2002年就提交了民法典草案建議稿和立法理由書。
 
  近年來,尤其是在十八屆四中全會提出編纂民法典之后,我們又團結全國民法學界,組織民法學會的全體成員,向立法機關提交了民法總則建議稿、人格權法建議稿、民法典合同編建議稿及其立法理由書。在《民法總則草案》制定過程中,我們也向立法機關提交了一系列報告,尤其是針對一審稿、二審稿、三審稿的完善,我們提交了一系列報告。
 
  我們主要呼吁民法典要反映時代精神和時代特征,尤其是要體現人文關懷的精神。21世紀是走向權利的世紀,是弘揚人格尊嚴和價值的世紀。所以,21世紀的時代精神應該是對人的尊嚴和自由的保護。孟德斯鳩有一句名言:“在民法的眼里,每個個人就是整個的國家。”民法的終極價值是對人的關愛,最高目標是服務于人格的尊嚴和人的發展。在21世紀,民法一定要體現對個人人格尊嚴的尊重,體現對人的關愛。這應當是民法時代精神的重要體現。從《民法總則草案》來看,在很多方面體現了這樣一個特征。具體來說:
 
        第一,草案在自然人規定中的很多條文里體現了對人文關懷的價值理念,而且在民事權利里面專門宣示了對弱勢群體的特殊保護,如對于胎兒權益的保護、限制民事行為年齡的降低、成年人的監護制度等。
 
        第二,草案構建了完整的民事權利體系,強化了私權保障,被稱為“民事權利的宣言書”。在關于民事權利的規定中增加了關于人格尊嚴保護這樣的條款,尤其是規定了個人信息權的保護。這也是我們一直呼吁的。將個人信息明確為新的民事權利,體現了個人的人格尊嚴,也是尊重基本人權的體現。這一舉措,將有力遏制各種“人肉搜索”泛濫,非法侵入他人網絡賬戶,販賣個人信息導致網絡、電信詐騙猖獗等現象。
 
        第三,在民事責任制度中,為保護他人民事權益而使自己受到損害的補償制度等條款,體現了人文關懷精神。
  
       我覺得這些條款充分彰顯了時代精神,體現了時代氣息。
 
        體現時代特征的法律
 
  記者:民法總則從室內稿開始到草案三審稿,其間不斷修改和完善,在此過程中存在哪些爭議點?
 
  王利明:關于法人的分類一直存在爭議,究竟是采納營利法人與非營利法人的分類,還是采納社團法人與財團法人的分類,一直存在爭議。現在的《民法總則草案》雖然沒有接受我們建議的社團法人與財團法人的分類,但一些條款尤其是增設特別法人的規定,吸收了我們所提交的民法總則建議稿的內容。從三審稿的內容來看,草案關于法人的規定也是在不斷完善。另外,在自然人、法人之外規定第三類民事主體,即非法人組織,也是我們一直所建議的,草案的相關規定也吸收了我們的建議。
 
  21世紀是互聯網時代,隨著計算機和互聯網技術的發展,人類社會進入了一個信息爆炸時代,也進入了一個知識經濟時代。互聯網為人類的交往和信息獲取、傳播帶來了方便,深刻地改變了人類社會的生活方式,甚至改變了生產方式和社會組織方式,“互聯網+”發展成為一種新的產業模式。在這一時代背景下,民法典如何反映互聯網時代的特征,充分體現時代精神,顯得尤為重要。如果說1804年《法國民法典》是19世紀風車水磨時代民法典的代表,1900年《德國民法典》是20世紀工業社會民法典的代表,那么,我國的民法典則應當成為21世紀互聯網時代民法典的代表之作。為反映上述時代特征,《民法總則》強化了對人格權的保護,有效規范個人信息的利用行為,在法律上明確確認了隱私權,并規定了對數據和網絡虛擬財產的保護,這也符合互聯網時代對民法典編纂所提出的要求。
 
  我們期待民法典分則將人格權獨立成編,以強化對個人人身權的保護。當前,社會處在互聯網和大數據時代,高科技發明面臨著被誤用或濫用的風險,會對個人隱私等人格權帶來現實威脅。隨著互聯網的發展,各種“人肉搜索”泛濫,非法侵入他人郵箱的現象時有發生,販賣個人信息,通過各種技術手段盜取他人的信息、郵件,竊聽他人的談話,網上非法披露他人的短信、微信記錄等。諸如此類的行為,嚴重侵害了人格權,也污染了網絡空間。這就有必要、有針對性地加強人格權立法,提升人格權保護。
 
  記者:在立法過程中,各種思想火花不斷碰撞,您有沒有從中獲取新的靈感?對于未來的民法典,您有哪些期許?
 
  王利明:對于公布的《民法總則草案(三審稿)》,我覺得總體上有較大進步,但也存在較多可以完善的地方。其中,一個最需要完善的問題是如何處理好與分則的關系。目前,審議稿不少條文本應置于分則中規定,或者僅適用于分則,或者是從《合同法》《物權法》《侵權責任法》等法律中抽取出來的,這些條款散見于“民事權利”、“民事法律行為”、“民事責任”等章節中,本不應在總則中規定。如果在總則中規定之后,將來會與分則的規定重復。作為一部系統編纂的民法典,肯定不能有重復的現象。那么,將來究竟應該刪除總則還是刪除分則的相關內容?如果刪除分則的相關內容,將會使分則各編的體系變得極不完整,而且不成體系,也會使法官多年來已經熟悉的體系變得陌生,徒增法律適用的困難。這些問題亟待進一步解決。
 
  我期盼的民法典應當是一部互聯網時代的民法典,它既要立足本土國情,又具有一定的前瞻性,能反映21世紀的時代精神,充分體現全球化以及網絡時代、信息時代和高科技時代的特征。

相關熱詞:

相關閱讀

赚钱的方法 宁夏十一选五爱乐彩 湖北11选5一定牛遗漏数据 15选5开奖结果金 多狐河南麻将棋牌下载安装 广西快3现场开奖视频直播 安徽11选5前三直选 体彩排列三跨度走势 私募股权基金配资 呼和浩特红灯区哪里最多 免费下载福州麻将 吉林麻将吉祥棋牌 贵州十一选五遗漏数 重庆农场幸运开奖结 av历史上最刺激的番号 浙江6+1体彩18140开奖结果 中超联赛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