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赚钱最快

設為首頁 | 收藏本頁

當前位置:首頁 > 獨家 >

扎魯特旗民生工程款被指分配不均

        “我和林偉、張威、許樹軍等4名大包工頭,多方籌措甚至不惜借高利貸墊資1500多萬元,給內蒙古扎魯特旗查布嘎圖蘇木政府‘十個全覆蓋’工程施工。蘇木政府承諾分3年按4:3:3比例支付所有工程款,即在2017年底支付70%工程款。”2017年12月5日,投訴人之一的趙寶力激動地告訴《法律與生活》記者:“但蘇木政府言而無信,直至今天,支付給我們4家的工程款,最多的僅為20%!更讓我們氣憤的是,蘇木政府厚薄不均:施工單位共56家,工程款平均給付比率是43%,我們要問蘇木政府為什么給我們這么少?!”

       “我們窮盡一切手段要錢可就是要不回來,這樣我們就沒錢給小包工頭發人員工資,也沒錢還高利貸,我們連家都不敢回,真的是走投無路!”趙寶力說。
 
\
(包工頭趙寶力向記者反映相關情況)
 
        “工程款被拖欠,且分配不公開、不公平”

       “十個全覆蓋”是目前為止內蒙古最大的民生工程。2014年1月13日,內蒙古自治區農牧區工作會議上提出,內蒙古將按照“生產發展、生活寬裕、鄉風文明、村容整潔、管理民主”要求,扎實推進新農村新牧區建設。其中,計劃利用3年時間實施農村牧區“十個全覆蓋”工程,以提高公共服務水平。“十個全覆蓋”工程包括:危房改造工程,校舍建設及安全改造工程等。目的就是早日幫助廣大農牧民實現全面脫貧,進入小康生活。

       趙寶力、林偉等4人的投訴材料顯示:“扎魯特旗‘十個全覆蓋’共投資60多億元,查布嘎圖蘇木總投資1.5億元左右。所有工程都是先施工后補招投標手續。

       2016年4月,我們與查布嘎圖蘇木政府簽訂了《施工協議》后開始施工。為保質保量按工期完成工程,我們拿出家里所有的積蓄并且大量借款。2016年9月末,所有工程全部竣工和驗收。政府承諾分3年按4:3:3比例支付所有工程款。按合同約定,2016年底政府就應該支付工程款的40%。現在已經是2017年年底了,政府撥付給我們的工程款還不到工程總造價的20%。查布嘎圖蘇木前黨委書記阿拉坦熬其爾在工程款分配中遮遮掩掩,不公開、不公平、亂作為。2017年5月,全旗‘十個全覆蓋’施工方100多人到旗政府上訪,旗委書記白立柱向施工方承諾8月30日前向施工方支付工程款的40%,2017年底支付工程款70%。2017年10月,查布嘎圖蘇木政府向施工方支付了少部分工程款,支付后我們所得到的工程款最高的僅為總工程款的20%。”
 
        “你們這4家得到的比率分別是多少?”記者問。

       “我得到19%,趙寶力得到20%,張威得到15%,許樹軍得到15%。”林偉答。

       “我們多家施工方和查布嘎圖蘇木政府哈蘇木達(蘇木達即鄉長)一起找到扎魯特旗政府肖旗長反映情況,肖旗長質問哈蘇木達,‘查布嘎圖蘇木的工程款撥付已經超過40%,為什么這些施工方沒有拿到?’他要求蘇木政府向旗政府上報工程款分配詳單。一周后我們從肖旗長秘書那里知道了工程款分配的詳細情況:2016年到2017年10月,扎魯特旗政府共向查布嘎圖蘇木撥付工程款6200多萬元,支付了總工程款的43%以上。查布嘎圖蘇木‘十個全覆蓋’施工方共有56家,其中支付超過40%以上的有18家,未達到的有38家,支付30%以下的有9家,支付15%以下的有2家,有的已經結清80%工程款,更有甚者,已經全部結清工程款!”

       趙寶力手指投訴材料對記者說:“之所以造成這種情況,原因是某些領導的親屬、朋友和政府工作人員直接或間接參與工程。他們這些有關系、有能量的人拿走了絕大部分下撥的工程款!”

       “工程結束2年了,查布嘎圖蘇木政府支付給我們這4家的工程款最多的僅為20%,致使我們無法支付大量的農民工工資和所欠材料款及高利貸,從而使我們有家不能回,不能過正常人的生活!我們依法多次上訪也得不到解決!”

       林偉對記者說:“我們要求政府馬上補齊工程款的43%;到2017年底支付我們70%工程款;到2018年底支付剩余所有工程款!”
 
        有家不敢回:工程款被拖欠下的民生困局

       “去年5月,我就帶人來查布嘎圖蘇木干活,活干完了卻拿不回來工程款,我們也就沒錢給農民工開工資,人家就堵門逼債!”小包工付寶成苦著臉對記者說:“這不馬上要過年了嗎,沒有錢,農民工年關難過啊!”
 
\
(小包工頭付寶成向記者訴說苦情)
 
        據記者了解,付寶成帶領100多人跟著林偉干活。

       “我們干了200多萬元的活,只拿到了30多萬元,哪里夠發工錢?!現在大家是有病沒錢看,天冷沒錢買煤!小工韓老五得肝病沒錢治療,兩個月前死了!”付寶成稱:“我們跟林偉要錢,他沒有,他找政府要錢,政府就是推!”

       “去年6月,我帶領40多人來查布嘎圖蘇木干活,至今還欠我100多萬元,僅僅給了一半兒。今年一分錢也沒有要回來。現在是大包張威走到哪兒我跟到哪兒!”小包工張學瑞帶著哭腔告訴記者:“沒有錢,就不敢回家,農民工堵門要賬啊!我怕被打死!”

       “我帶領80多人,跟著許樹軍給查布嘎圖蘇木干活,光工資就被欠了200多萬元,我賣了家中唯一的住房還債,我們的苦和難,真的三天三夜也說不完!”小包工秦黎明稱,“2017年我要了一年的錢,就是要不回來,沒錢,我可怎么回家?沒錢我怎么給工人發工錢?!”
 
        扎魯特旗政府:四個原因。確現撥款比例偏高

       2017年12月6日,記者來到了扎魯特旗旗委宣傳部新聞科,以便聯系相關人員,就趙寶力、林偉、張威、許樹軍等人的投訴做出回應。

       此后,扎魯特旗查布嘎圖蘇木政府做出了題為《關于施工方反映查布嘎圖蘇木“十個全覆蓋”工程款分配不均情況的報告》。
 
         該“報告”稱,關于施工方反映查布嘎圖蘇木“十個全覆蓋”工程款分配不均情況,出現這種情況主要有以下幾方面原因:

       一是我蘇木在2017年9月30日前,第三方評審工作還沒結束,工程的量、價、總額沒有最終確定。我們在撥付工程款時參照以前工程價格分析表進行撥款。
 
         二是第三方評審時存在漏統施工方工程量現象,有的施工方承包了2個或2個以上工程,但第三方只統計了1項工程,致使工程總額減少,導致出現撥款比例偏高現象。
 
         三是查布嘎圖蘇木黨委、政府為推進工程項目,在旗財政撥付工程款后,將部分款項用于解決個別施工方資金緊張、工程進度慢影響“十個全覆蓋”工程全局的問題。

       四是在56家施工方中,有7家在2015年就在我蘇木承建“十個全覆蓋”工程,工程總價款2729萬元。2016年旗財政在撥付工程款時,除有一次標注撥款年限外,其他均未標注。
 
        年關將至,他們還在期待公正結果
 
        隨著元旦、春節的臨近,政府工程款及其農民工的工資能否及時發放問題再次受到全國各方關注。
 
        此前,11月29日,國家發展改革委、人民銀行、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等30個部門聯合簽署印發了《關于對嚴重拖欠農民工工資用人單位及其有關人員開展聯合懲戒的合作備忘錄》,進一步明確了30條聯合懲戒措施,使列入“黑名單”的用人單位及其有關人員在全國范圍內“一處違法、處處受限”。  

       12月初,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會同發改委等12部門發出關于切實做好2018年春節前治欠保支工作的緊急通知,要求全面排查、建立臺帳,進一步摸清欠薪問題的底數,督促各地對欠薪問題做到發現一起、查處一起、解決一起。

      采訪結束時,張威等人激動地對記者說,“查布嘎圖蘇木政府應該誠信,辦事應該公開、公平、公正!”“我們相信扎魯特旗政府能夠給我們一個公正的結果!”

       關于扎魯特旗拖欠“十個全覆蓋”工程款的相關情況進展,本社將保持關注。(《法律與生活》深度報道組)
 
相關熱詞:

相關閱讀

赚钱的方法 福彩组六六码最大遗漏 澳洲幸运5是真的假的 复式彩票怎样计算 浙江风采七乐彩走势图 体彩广西11选5.62期 2019年每月上证指数 卖卷肉饼赚钱不 麻将规则怎么算胡 彩票双色球哪天开奖直播 河北十一选五开将结果 棋牌app 电子游艺 网购写评论赚钱是真的吗 福彩中心3d字谜总汇 最新娱乐棋牌软件排名 牛牛娱乐棋牌下载地址 极速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