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留守婦女的婚外情悲劇 - 獨家 - 法律與生活網

設為首頁 | 收藏本頁

當前位置:首頁 > 獨家 >

一個留守婦女的婚外情悲劇

編者按

  隨著農村經濟產業結構的調整,出現了這樣一個女性群體——由于丈夫外出務工,她們留下來照顧老人和孩子,她們被稱為留守婦女。據統計,目前我國有近5000萬名留守婦女。由于在家勞動強度高、精神負擔重、生活壓力大且單調乏味、缺乏傾訴對象,部分留守婦女出現心理失衡癥狀,婚外情成了一個繞不開的話題。所以,關注民生問題的同時,關注留守婦女的情感生活也是不容忽視的方面。如果處理不當,同樣會引發很多社會問題。云南省宣威市發生的一起留守婦女婚外情悲劇,給兩個家庭蒙上了抹不去的陰影。
 
文 /曲軒
 
  “我在感情上的一念之差不僅害了叔叔一家,也害了自己的父母和妻兒。我希望通過積極改造,早日重新做人。”2016年9月26日,在云南省某監獄服刑的成紹堅手里緊握已經有些皺褶的刑事判決書,悔不當初。
 
        留守婦女離奇失蹤
 
  成紹堅口中的叔叔是與他比鄰而居的成華陸。
 
  盡管被成紹堅稱為“叔叔”,實際上,成華陸與成紹堅年齡相仿。正值壯年的成華陸長年在外打工,留下妻子鄭曉芬和兩個孩子在家。
 
  2014年10月6日一早,打工在外的成華陸接到家人的電話,說他的妻子鄭曉芬已經兩天多聯系不上,下落不明。成華陸趕緊撥通了宣威市公安局板橋派出所的電話,請求公安機關幫忙查找。
 
  “10月5日晚上10點多鐘,曉芬和兩個孩子吃完晚飯后就不見回家。家里第二天就發動村里的親戚朋友幫忙找。可是一直找到晚上也沒找到,”成華陸說,“曉芬外貌秀美,平時生活圈子非常小,一天基本就在承包地和家里之間,去哪里都會事先打聲招呼。”
 
  接到報案后,民警迅速核實報案情況,將失蹤的鄭曉芬錄入全國失蹤人員信息系統查找。案發地交通便利,與當地街道辦事處也就相隔幾分鐘的路,旁邊緊連著一家大型化學工業公司,公路和公司旁都有監控。但警方調取監控,并沒有發現鄭曉芬的影像資料,也沒有發現什么異常,說明鄭曉芬在這些地方出現的可能性不大。
 
  鄭曉芬究竟出了什么事,她去了什么地方,村里的村民議論紛紛。成華陸長期在外打工,鄭曉芬帶著兩個孩子在村中生活,他們家是典型的留守家庭。據村鄰反映,2014年10月5日晚飯后,鄭曉芬在村中一家麻將室看人打麻將,還替一個打麻將的人出去買了兩包煙。當天晚上11點左右,鄭曉芬離開麻將室后并未回家,從村中離奇消失。警方調取鄭曉芬通話清單,發現自10月6日凌晨起,其手機就處于關機狀態,再無通話記錄。
 
        水井驚現女尸
 
  10月14日9點左右,宣威市公安局110指揮中心接到一起報案,成華陸所在村的一名村民在本村一口廢棄水井中發現一具尸體。
 
  案發水井是早些年儲水用的,現在已經停用,井沒有蓋子。民警到現場將尸體打撈上來,尸體頭部和上身被一個大編織口袋套住。經辨認,尸體正是9天前失蹤的鄭曉芬。
 
  專案組通過對鄭曉芬的電話清單進行分析,發現其中一個號碼在9月之前一直和鄭曉芬通話,十分頻繁,且通話時間多在凌晨。9月某天的整個白天,這個號碼和鄭曉芬多次通話,通話時長累計近5個小時。之后,兩個號碼基本沒有再聯系。經核實,這個號碼為同村村民成紹堅所使用。
 
  警方進一步偵查發現,10月5日鄭曉芬失蹤當天晚上,成紹堅活動規律與平時不同,而且10月6日上午,成紹堅就突然匆匆忙忙地離開村子,自稱到外地打工。
 
  成紹堅的異常情況引起民警的高度重視。成紹堅和鄭曉芬之間可能存在隱情。9月那天白天兩人通電話累計近5個小時,很可能是兩人之間發生了什么不愉快,通過電話解決或發生爭吵,最后導致兩人關系破裂,停止交往,成紹堅由此產生殺人動機,最終釀成血案。
 
  民警通過多種方法對成紹堅的行蹤進行摸排查訪,最終確定成紹堅在云南省勐臘縣某村幫人建房。10月16日,專案民警火速趕往勐臘縣,在當地警方的配合下,成功將成紹堅抓獲。
 
  成紹堅被押解回宣威市后,在大量證據面前最終交代了殺害鄭曉芬并拋尸水井的事實。
 
        嬸侄孽情滋生禍端
 
  今年42歲的成紹堅出生在宣威市一個普通的農家,初中文化,上有老實巴交的父母,下有年幼子女,家庭經濟狀況一般。
 
  成華陸和成紹堅是叔侄關系,成紹堅喊成華陸叔叔,喊鄭曉芬嬸嬸。有知情人反映,成紹堅和鄭曉芬是同齡人,出生在同一個村,自小就認識。在兩人各自結婚前,村里的大人們曾開玩笑說兩人有夫妻相,鼓勵成紹堅去提親。從2012年起,由于成華陸常年不在家,成紹堅和鄭曉芬便跨越了輩分,關系曖昧。后來,成紹堅的妻子知道了他們之間的事,還和鄭曉芬吵過幾次嘴。
 
  “我倆結婚是不可能的。她有她的家庭,有她的孩子,上有老下有小;我也有我的家庭,也有我的娃娃,有我的老人。我不可能跟她一起過。”成紹堅交代。他和鄭曉芬發展成情人關系后,鄭曉芬就一直以要買房為由向他要錢,并稱后半輩子要嫁給他過日子。鄭曉芬的行為讓成紹堅難以接受。為此,兩人之間發生爭執。
 
  據成紹堅交代,案發當天晚上11點鐘左右,成紹堅在村里再次約會鄭曉芬,鄭曉芬又向他要錢。遭到拒絕后,鄭曉芬就罵成紹堅,言語比較難聽。當他們來到村子附近一口閑置的水井邊時,兩人再次發生爭吵。撕扯中,成紹堅發現擺脫不了鄭曉芬,便動起了殺機。他隨手掏出褲袋中白天干活用的細繩,勒住了鄭曉芬的脖子。勒死鄭曉芬后,成紹堅將鄭曉芬的衣服脫下來包住頭部,然后從水溝邊撿了一個編織口袋從頭部套住鄭曉芬,將鄭曉芬的尸體扛到與案發地相隔1公里以外的另一口井進行拋尸。拋尸后,成紹堅又從附近搬了五六塊石頭投入井中,防止尸體漂浮起來。
 
\
  
       2015年4月3日,曲靖市人民檢察院以成紹堅涉嫌故意殺人向曲靖市中級法院提起公訴。2015年4月21日,法庭對該案進行了公開開庭審理。
 
  法庭審理中,被害人親屬辯解被害人與成紹堅不存在姘居關系。作為被害人親屬,堅決要求殺人償命,不需要他的賠償,請求法院判處其死刑立即執行。
 
  法院審理后認為,成紹堅將被害人殺死后拋尸于廢棄水井內并投擲石塊壓住尸體的犯罪手段極其殘忍,情節特別惡劣,后果特別嚴重。但鑒于成紹堅歸案后如實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實,認罪態度較好,可不對其立即執行死刑,遂以故意殺人罪判處成紹堅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2015年 5月19日,一審判決宣判后,成紹堅以量刑過重提出上訴。2015年11月27日,2016年2月3日,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經過審理,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3月10日,成紹堅被送往監獄服刑。(文中當事人均為化名)
 
相關熱詞:

相關閱讀

赚钱的方法 天津彩票站快乐10分走试图 人人河北麻将官网 曾道人图库150 球棎比分足球即时比分 彩神幸运飞艇9码计划软件安卓版 北京pk赛车10开奖纪录 马云赚钱项目 广东麻将马跟杠计算方法 比分直播新浪竞彩足球 喜乐彩 七星彩3定包码长期稳赚 麻将开局选择万条筒 赛车规律图 pk10直播开奖赛车网站 青海快三历史开奖记录 浙江快乐彩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