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赚钱的行业

設為首頁 | 收藏本頁

當前位置:首頁 > 獨家 >

遼寧盤錦:夏鐵剛涉黑案庭審直擊

  本刊記者/董閻禮

  2016年9月7日、8日,本刊記者以旁聽者身份目擊了備受遼寧省盤錦市社會各界關注的夏鐵剛涉黑案的二審開庭。在為期兩天的庭審中,法庭上不斷出現令人震驚的場景——辯護律師在休庭期間被人暗示“這個案件是有背景的”、第一被告人當庭哭訴自己遭遇刑訴逼供。

  辯護律師要求非法證據排除

  2015年年底,盤錦市大洼縣人民法院一審認為,夏鐵剛犯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開設賭場罪,非法經營罪,敲詐勒索罪,非法持有槍支罪等14項罪,判處其24年有期徒刑,沒收個人財產1000萬元,并處罰金2028萬元。另有27名被告人被判處不同刑期。后該案部分被告人上訴至盤錦市中級人民法院。

  9月7日8時,距離盤錦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審判一庭開庭的時間還有一個小時,數十名上訴人家屬已經簇擁在法院大門前。法院大門外停了一排排警車,不時地有特警、公安和保安出入,引來行人駐足觀望。

  該案審判長為盤錦市中級人民法院刑庭李庭長,審判員為任姓法官、毛姓法官。9時,審判長宣布開庭后,法警將28名上訴人按照承擔刑事責任的輕重依次帶進法庭。首先走進法庭的是戴手銬、腳鐐的夏鐵剛、夏鐵利。還有七八個人沒有戴手銬,因為他們已經被執行完刑罰,但必須到庭參加二審。

\
北京若辰律師事務所主任于若辰(右)在取證

  在法庭即將開始審理前,端坐在辯護席上的于若辰律師突然舉手。審判長允許其發言提問。于律師說:“在開庭前,我曾向法庭書面提出非法證據排除,并要求調取公安機關在收集證據時的同步錄音錄像。我在案卷中沒有發現這份書面文件。不知道是不是被公安機關隱匿、損毀了呢?”

  審判長回答道:“根據《刑事訴訟法》相關規定,在二審時,不再做非法證據排除。但律師提出這個問題,法庭會在合議庭評議時結合本案的實際,綜合考慮律師提出的問題。”

  被告人聲稱被刑訊逼供

  夏鐵剛是原審的第一被告人,也是二審的第一上訴人,他的一舉一動都格外引發關注。在法庭調查程序期間,夏鐵剛表示自己未做欺壓百姓的事兒,更不是黑老大,“今天坐在這里的28名被告人中,我一共才認識4個人,其中一個還是我的哥哥夏鐵利。哪有黑老大不認識自己下屬的呢?但法院說我組織、領導、參與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判我8年!而且,一審法院說我開設賭場,又判了我5年。我既沒有參與賭場設施出資,也沒分過賭場的一分錢紅利,更沒參加過賭博。只是我哥哥夏鐵利開設了賭場,就判我犯開設賭場罪。這個合法嗎?何況,我與我哥哥夏鐵利性格、感情從來不合,這一點大家都知道……”

  法庭一片寂靜。法官、檢察官、律師、旁聽人員都聽得十分專注,幾乎目不轉睛地盯著夏鐵剛。

\
夏鐵明說“這是我弟夏鐵剛的公司”

  接著,夏鐵剛講他自己如何從盤錦看守所被轉押到葫蘆島、錦州、營口、沈陽各地的看守所。他表示,有一次自己剛被專案組關押20多天時,因個別辦案人員的刑訊逼供導致其昏厥。他被化名為張偉送到盤錦市急救中心搶救了20多個小時。之后,又被化名為張智偉,羈押到葫蘆島看守所。入所前,夏鐵剛一度因血壓過高,被葫蘆島看守所拒收。

  夏鐵剛在法庭上繼續說,有人拿了一份蓋有盤錦市公安局“6·26”專案組公章的《承諾書》。其上面寫著:“由于夏鐵剛積極揭發胡家鎮某黨委書記是其黑社會的保護傘,有重大立功表現。所以,請法院在10年以下對夏鐵剛進行量刑。”因夏鐵剛沒有做出上面的供認,幾天后,專案組又拿出一份蓋有公章的一頁紙,上面寫道:“由于夏鐵剛認罪態度不好,拒不積極揭發檢舉他人罪行,我們建議大洼縣人民法院將夏鐵剛判處15年以上有期徒刑。果然,大洼縣人民法院一審判處夏鐵剛24年有期徒刑。

  在第一天的法庭調查中,除了幾名因服刑期滿或被取保的被告人外,其他上訴人均表示不服一審判決,也不認識夏鐵剛。一些上訴人表示自己只是賭博,屬于和夏鐵利混的人。他們中的大部分人甚至在看守所才見了第一次面。

  當法庭調查夏鐵剛犯非法持有槍支罪時。相關涉案人員郝起斌(曾因非法持有槍支罪被判四個月拘役)當庭表示,2011年,夏鐵剛、崔希嬌、郝起斌三人一起打野雞。崔希嬌帶去一支雙筒獵槍。該槍支在夏鐵剛手里總共持有兩三個小時。郝起斌回憶道,2014年6月25日,夏鐵剛被警方拘留三天后,崔希嬌給郝起斌打電話,約他在當地一家磚廠見面。崔希嬌將夏鐵剛曾經在2011年打了幾個小時野雞的雙筒獵槍交給了郝起斌。崔希嬌剛走,警方就出現了,將郝起斌人槍俱獲。最后,崔希嬌犯非法持有槍支罪,免予刑事處罰;被叫來的“二傳手”郝起斌被判處4個月拘役;夏鐵剛被判處6個月有期徒刑。

  證人代表說“夏鐵剛不是黑社會”

  按照刑法規定和司法實踐經驗,黑社會犯罪都有殘害百姓、橫行鄉里、欺行霸市等共同特征。但夏鐵剛是怎樣的人呢?

  2016年7月16日,記者采訪了盤山縣胡家社區書記孫大明。孫大明今年54歲,為人正派,已經做了10年的社區書記。孫大明說道:“2015年11月左右,夏鐵剛的四哥夏鐵明找到我,說他六弟被定成黑老大了,希望我們社區站在公正的角度給出具一份證明。我們商量后就出具了一份實事求是的證明,大意是‘夏鐵剛是我社區人,在我社區沒有欺壓百姓,也沒有打架斗毆’。”

\
一些商戶主動證明夏鐵剛不是“黑老大”

  該證明出具后,專案組的民警曾兩次找到孫大明書記,責怪地說:“你不知道夏鐵剛是黑社會嗎?”他們企圖讓孫大明收回證明,但遭到了拒絕。孫大明如是對警察說:“證明已經入法院卷宗了,沒法收回了。再說,我們社區證明的都是事實。”

  在此次開庭前,夏鐵剛的辯護律師已將64名證人的證言交給法庭,申請證人出庭。為了節省司法資源和庭審時間,主審法官經過與律師溝通后,決定選舉7名證人代表出庭。

  9月8日,法庭傳訊了7名證人,他們都是對夏鐵剛非常了解的同事、同鄉以及與其一起長大的“發小”。這7名證人均表示夏鐵剛平時沒有橫行鄉里,也沒有隨意毆打他人,更沒有搶其他人的生意。有的證人表示:“我們胡家鎮和太平鎮的河蟹、蟹田大米、柿子幾大產業是最賺錢的。夏鐵剛都沒涉及。他租給我們的房子的房租也挺便宜的,買我們的東西也不少給錢。”

  此外,在這些證人中,有因在賭博時“出老千”而被夏鐵剛打了幾下的程曉利。他說:“夏鐵剛之所以打我,是因為我到他哥哥的賭場搗鬼。他也沒從我這里要錢。讓我和另一名‘出老千’人退賭資的人,也不是夏鐵剛。事后,夏鐵剛也找我聊了此事,我也沒生他的氣。”對此,夏鐵剛也在法庭上表示,自己與程曉利是好友,他認為程曉利“出老千”褻瀆了他們之間的友情,便打了程曉利,并不是為了維護所謂的賭場秩序。而就是夏鐵剛這次去賭場以及打了程曉利,導致自己因犯開設賭場罪被一審法院判處5年有期徒刑,因犯敲詐勒索罪被判處4年有期徒刑。

  專家意見有不可替代的參考價值

  在案件進入法庭辯論中,辯護人都為自己代理的上訴人做了罪輕或無罪辯護。主持庭審的法官不溫不火,給辯護人足夠的時間和機會,充分體現了“控辯平等”的刑事審判原則。

  夏鐵剛的盤錦遠通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犯非法經營罪的代理律師張西云準備充分、論證嚴謹、妙語連珠,檢察官沒有反駁。首席一辯于若辰辯鋒凌厲、入木三分,而且把中國政法大學法律應用研究中心的論證意見也作為辯護意見的一部分摘要發表,以此支持“夏鐵剛不構成黑社會性質罪、開設賭場罪、敲詐勒索罪”的辯護意見。

  專家意見,又稱學理解釋,盡管既不是立法解釋,也不是司法解釋,雖然沒有法律拘束力,但對于影響重大、復雜的疑難案件,是具有不可替代的參考價值的。2016年8月29日,高銘暄等四名專家出具的法律意見,在9月1日寄到了主審法官的案頭。刑事審判庭李庭長吩咐下屬復印多份,分送盤錦市政法委等有關部門。

  在兩天的庭審中,記者注意到,一些上訴人說得最多的話就是,自己根本就不認識夏鐵剛,自己不是黑社會;法官說得最多的話就是,“對于你的意見、對于你提出的理由,法庭在合議庭評議時會綜合考慮的”;律師說得最多的話就是,上訴人遭遇了刑訊逼供,要求進行非法證據排除,要求法庭提供公安機關在偵查時的同步錄音錄像。

  早在2009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聯合公布的《辦理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案件座談紀要》要求“訊問犯罪嫌疑人錄音錄像設備對訊問過程進行全程音視頻同步記錄。對訊問過程進行錄音錄像,應當對每一次訊問全程不間斷進行,保持完整性,不得選擇性地錄制,不得剪接、刪改”。

  但此次開庭,竟然檢、法兩家都無法出示在偵查階段的同步錄音錄像。人們總說“正義不僅要實現,而且要以看得見的方式實現”,不知道這句話在夏鐵剛涉黑案件中會如何體現。

鏈接

“打早打小”與“打準打實”

  為了對涉黑犯罪的精準打擊和有效預防,最高人民法院于2015年9月17日在廣西壯族自治區北海市組織召開了全國部分法院審理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案件工作座談會。全國20個省、自治區、直轄市高級人民法院和部分中級人民法院、基層人民法院的主管副院長、刑事審判庭負責同志參加了此次會議。會議要求正確把握“打早打小”與“打準打實”的關系。

  “打早打小”,是指各級政法機關必須依照法律規定對有可能發展成為黑社會性質組織的犯罪集團、“惡勢力”團伙及早打擊,絕不允許其坐大成勢,而不應被理解為對尚處于低級形態的犯罪組織可以不加區分地一律按照黑社會性質組織處理。“打準打實”,就是要求審判時應當本著實事求是的態度,在準確查明事實的基礎上,構成什么罪,就按什么罪判處刑罰。對于不符合黑社會性質組織認定標準的,應當根據案件事實依照刑法中的相關條款處理,從而把法律規定落到實處。“打早打小”和“打準打實”是分別從懲治策略、審判原則的角度對打黑除惡工作提出的要求。各級人民法院對于二者關系的理解不能簡單化、片面化,要嚴格堅持依法辦案原則,準確認定黑社會性質組織,既不能“降格”,也不能“拔高”,切實防止以“打早打小”替代“打準打實”。

 

  (作者簡介:法學博士,曾任人民日報《時代潮》執行主編。全面報道“渝、湘、鄂”系列搶劫殺人特大案,出版《中國刑事第一案》;曾報道震驚國人的沈陽“慕馬”“劉涌”黑社會案,出版《黑梟》;受邀寫作長篇紀實文學《中原鏟黑第一案》,并出版《人本身就是尊嚴》《教子日記》《讓未成年人遠離犯罪》《色戒》等普法專著;2015年,主持完成了由本刊社長兼總編輯李秀平策劃的大型普法專題片(三集九十分鐘)《傲慢與偏見是冤案的罪魁禍首》。)

摘編自法律與生活雜志半月刊2016年10月上

(責任編輯:亦小編)
相關熱詞:

相關閱讀

赚钱的方法 广西快3豹子遗漏值 哪个平台有北京pk10 云南11选5遗漏查询 在天津彩票站赚钱吗 有能在手机上兼职赚钱 福彩开奖公告 陕西快乐10分前三组 贵州11选5中奖结果 三肖中特期期准 股票配资骗局 001号码 今天广西快3预测 正规棋牌下载送10现金 天津时时彩开奖结果500 甘肃快三基本走势图 广西11选5历史开奖